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雨后  

2017-05-23 23:19:46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时间:2017年5月23日 19:19:45

  一觉睡得还好,就是醒得稍早。天气清凉,温度不高。有鸟在叫,有人在走,幽幽地,远远地,也多了一些小喧闹,刚刚好。睡不着了,拎着一桶水,出门下了楼。下了一天的雨,昨夜不知几时停歇,车又该擦了。特意看了一眼天气预报,今天晴天,明天晴天,已然足够。六点十分回来,切牛肉块,准备西红柿炖牛腩。千妈妈起来了:“你啥时候起来折腾?”我说:“你的车也擦了,不知道吧?”千妈妈说:“擦啥车呀?外面全水”。牛肉压在锅里,米饭焖在锅里,那时七点十分。每天的大事小情,横竖那么几件,这里松了,那里紧了。临走时,高压锅还加热,我问:“这样可以吗?保温一个上午?”千妈妈说:“关了吧,那样不好”。

  “今天上午,学校王主任打了一个电话,我还以为他们李老师”,千妈妈说道。咱识得王主任的面,王主任为啥联系咱?千妈妈接着说:“听起来很生气,问我为啥不让孩子上十七中,给咱家留了一个名额”。当时面见朱校长议十七中,那叫一个纠结百般,不吧,十七中也不错;念吧,二十八中更好些。我说:“什么留名额?那是千千成绩好,又不是咱家占了别人名额”,初中招了十九,学校塞了五个,统共二十四个孩子,一码是一码。千妈妈掉转话头:“千千,你们老师没找你说啥吧?”千姑娘说:“李老师让我下午找一趟,可能也这事”,千妈妈叮咛:“老师说啥难听的话,你别往心里去,往爸爸妈妈身上推,你啥也不知道”。

  “爸比,我爱你”,千姑娘的声音暖暖的,软软的,简直融化得了一片硬糖。一次两次,谁也受不了;时间久了,感情也产生出来一种抗体?我笑问:“你真的爱我?”千姑娘糯糯地说道:“对呀,我爱我的爸比比”。话题继续往前延展开来,我笑问:“那给我刺激一点,如果只能爱一个,你选谁?”千姑娘笑道:“爸,你这纯粹自找刺激,如果只能一个,我肯定只爱我妈”。闺女是妈妈的贴身小棉袄,难道匀给爸爸的只有一件小背心?聊胜于无。这一点,千姑娘比较耿直。周天午前,看望小雨妹妹回来,千妈妈说:“你赶紧跟你家闺女解释清楚,你家闺女到底宣传你想再要一个儿子”,千姑娘说:“我爸就是这样想的,我没说错”。

  还有一个听写作业,我说:“爸给你念”,千姑娘找出课本,第一课打了勾当作起始,往后翻着页,准备打那个终止勾。我说:“你不用麻烦,告诉我哪课到哪课,不就可以了?”千姑娘说:“这是铅笔,画没问题”。打乱次序那么念着,速度稍微有些快,千姑娘跟不上趟子:“爸,你念得太快了,听写不能这么念”,我说:“等你写完了,你念我写,也这速度?”千姑娘说:“好!”检查一遍,四个错字,正确率还可以,全书只差三课的生字,已经很好了。咱准备起身,千姑娘提起那茬:“爸,你不是让我给你听写吗?”接住那片纸,我说:“你念,随便”,千姑娘使坏:“duāng,你写吧”,那个网络字咱写了。千姑娘继续发坏:“biáng,写”。

  昨天下午,雨突然大了:哩哩啦啦地,下了也算一整天的雨。进了家门,千姑娘说:“爸,我们李老师今天驮我回来了”,我问:“为啥驮你?”千姑娘说:“我们几个人帮老师抬那个电动车出来,李老师问我们谁坐车子。朱KS不好意思,退着缩着不坐;王ZH不敢坐着,害怕车子压得翘起来;最后,只有我坐了。李老师驮我过来,羡慕我住得这么近”,我问:“你们李老师不知道你住这里?”千姑娘说:“知道我住院里,不知道我住这里”。今年的春游,李老师组织孩子楼南公园转了一圈。咱家千姑娘绝对无感,每天经过这里;骑车绕着也能看见每天的风景,这还不算走路穿园而过的那种惬意。说是见怪不怪,可能还有见惯不惊。

  下午五点半,千姑娘问:“爸比,你打喷嚏了没?”我笑问“打了呀,你咋念叨我了?”千姑娘坏坏地说:“是呀,我不停地说,‘我爸在哪儿?我爸在哪儿?我爸在哪儿?’念叨你呢”。话锋一转,千姑娘又说:“张YQ真的签十七中了,这个心口不一的人。对了,我姐夫给我糖了,说那是喜糖,我给吃了”。有男生表白张YQ,竟然被接受了,顺理成章地就是千姑娘的姐夫。上午获知的事情,下午有了动静,这效率真不低。午间,千妈妈问:“有男生向你表白吗?”千姑娘说了至少三个名字,千妈妈笑了:“咋都这些拿不出手的孩子!”一个也不认识,咱没有发言权。千姑娘自辩:“我一个也看不上,他们自己那样。我也没办法”。

  十分钟之后,五点四十分,前脚进了家门,千姑娘咋呜呜地哭着:“疼死我了!”这唱得哪一出?我赶紧走了过去:“你咋啦?手上抹牙膏干啥?”千姑娘哭诉:“我玩打火机了,点着了一根绳子,有一滴液体粘我手指着上了,疼死我了!呜呜呜……”搂着闺女,轻拍后背,我说:“别哭了,烫伤指定疼得很,一会儿也就好了”,千姑娘眼泪出来:“疼!疼得很!”我说:“也是你不会玩,我们小时候拎着一长条塑料,点着了,轮着玩,到处放火,也没见烫着谁”,千姑娘的注意力转移了:“爸爸,你们小时候还有塑料?”我说:“有啊,那时候刚兴地膜种棉花,捡那些用过的薄塑料,洗干净,晾干了,卖钱。爸给你抹香油吧,比这好些”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