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澄散  

2017-04-03 22:31:28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7年4月3日 22:31:28

  八点钟,千大姨准时电话,招呼下楼吃饭。一个大床房,三个人挤着睡,亏得咱的明智决定,被子让给人家娘儿俩,咱自己盖了一床薄被子,折双层还不太显得厚重,严实地包裹着自己。弄不清楚啥时候,千妈妈嘟哝着:“你往里睡,把我挤得快掉床底下了”,千姑娘说:“我已经睡中间了”,弹簧吱吱呀呀地响了两声,夜又静了下来。天明之后,提说这个情境,千妈妈娘儿俩谁也不认账,咱被生生地整出一个“梦境”?的确做了一宿的梦,却不是这个情节,带着咱的一个啥任务,满梦里跑着转着,活也没干好,梦也没做好。稍早地起来,简单地收拾,等着千大姨两口子随时过来,餐厅在一楼,进门的左手位置,也就一两分钟距离。

  昨天下午三点多,什刹海留在身后,穿行一条小胡同,千姑娘要了一串冰糖葫芦。千妈妈笑言:“咱们在家里,你吃糖葫芦还得店里买,跑北京反倒吃地摊”,可能也是走饿了。走过那条马路,沿着选定的一条线路,准备转四趟地铁,赶往一个地点,千大姨强力邀约。车行不长时间,千大姨夫调整一个行程规划,重新确定碰面所在,这次只需倒一次车。走出地铁站,一眼也各自找见了。一个新建的公园,隐藏一个酒店,四时田园。菜量不小,味道一般,而且齁贵,千妈妈扫了一眼,一套烤鸭上了千。还好,近来吃了至少两次烤鸭,省得千大姨花那个冤枉钱。闲坐一根烟的工夫,天色向晚,千大姨夫驱车前往一个叫作宏福的地方。

  拔腿跑在前头,千姑娘冲出大门,估计看见了大姨家的车。这个傻孩子,这要千大姨在自己家里打电话,过来没有这么快;这要千大姨在吧台打电话,不能还在车那边。往餐厅扫了一眼,千大姨冲着这边招手,隔着一道玻璃门,听不太清楚啥动静。昨晚问了,早餐七点半至八点半,这个时间稍微晚了,东西剩得不多,倒也足够选择。每样挑了一些,填满那些格子。这是千大姨的地盘,以前负这里的责。这也打招呼,那也致问候,端过来一盘包子,这是谁的意思;端过来一盘牛肉,这是谁的表示,一会儿摆满小半圈。我感慨:“小千,你长大要跟你大姨一样好人缘”,这一点,千姑娘比我强很多,真要学得千大姨的真传,也好。

  往西,应该是往西,千大姨夫驱车送站,送往最近的一个地铁站。不是头一回进这个大院,当然也有一些变化,新起的楼不觉得,那些银杏粗壮不少。停在一幢楼前,千大姨提议,可以下车在这里拍照。今时不比往日,保密更得注意,咱最好不添这个乱子,也省得自找麻烦。哪次来着,千姑娘曾游此地,拍有照片留存,应该千姥爷千领着复查的时候。掉头往西,出了一个小门。据说也是一次乱点鸳鸯谱,中间出现一个衔接空档,否则不可能开这个小门。停在一个路边,往前右拐不远,就是那个地铁站。帝都很大,有一样好,地铁已经成网,哪里也有一个最近的地铁站。记住了这个地方,下次再过来千大姨家里,一接一送也可以免了。

  北宫门,颐和园的北门。出了地铁,一路往前,随着一队人,拐了两道弯,眼前一堆人,应该到了。千妈妈准备网购两个游览票,未果。我说:“你领着孩子拍照,我给咱排队买票”,咋也一步一步地往前挪,多守着一个人无非再浪费一些时间。盯着左前方的信息提示,往往一屏没有看清,下屏又拽了上来。还好,咱有大把的时间,可以一遍一遍地看着,零碎的也能拼凑整齐了。合计出来一个结果,千妈妈一张联票,千姑娘半价优惠,九十块钱的事。九点五十五分,我电话:“票买好了,我在右手边狮子等着,你俩过来吧”。人堆里,千妈妈娘儿俩不知打哪钻出来。相跟着,进了门,千姑娘的开心写满了一脸,盼着重游的心情很迫切。

  与故宫绝不相同,颐和园另外一番情趣意境,澄怀散志、休闲娱乐。又是一个大戏楼,据说慈禧60岁生日修建。跟紫禁城内的畅音阁一样,也是那种舞台居中的建筑格局,千妈妈开玩笑:“慈禧也没啥其他爱好?跟咱们差不多,走哪里也就是玩手机”。既然专供慈禧看戏,舞台正对的房间应是慈禧的专用所在,也是一个最佳位置。光绪呆在哪里?据说当年坐在门口,也就一个小马扎的待遇。旁边的两厢,那些八仙桌组成的包间,王公大臣的座位,前头看一个侧脸,后头看一个背影,全听声了。坐哪无所谓,坐着是胜利,咋也跟老佛爷一个院子,哪怕听老佛爷的一声咳嗽,也是极好的。这里,恰在举行一个什么仪式,也像唱戏。

  起自湖岸边的云辉玉宇牌楼,排云门,二宫门、排云殿、德辉殿、佛香阁,终至山颠的智慧海,依山而起,重廊复殿,层叠上升,直插云端。后仰着脖子,千妈妈问:“还上去吗?”我说:“来都来了,上就上吧”,千姑娘也说了一个字:“上”。一路走,一路看,山势渐陡,美景变幻。后望那片琉璃瓦,透空的高处,仿佛直通天尽头。眼前的昆明湖,自是另外的万千风景,游人如织,游船似鱼,来来往往,熙熙攘攘。“排云”一语出自郭璞一组《游仙诗》,“神仙排云出,但见金银台”。清家读书不多,建筑极尽山河壮丽,却不细究此诗末两句,“燕昭无灵气,汉武非仙才”。或自诩高于燕昭,菲薄汉武者历代有之,清家恐难比肩而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