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盘算  

2017-04-23 22:06:23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7年4月23日 22:05:45

  一颗雷,应有人主动拆除引信,以免炸伤别人。一颗雷,有人可能选择踩上去,即便爆了,未必有事。下午四点左右,确认老路在屋,我特意找了过去,有些话必须当面说,不能留下任何痕迹。下达十一个指标,为了方便分配,临时凑足十二,算盘珠子拨拉很精。有一笔账,财主留下十七头牛,大儿子二分之一,二儿子三分之一,三儿子九分之一,如何分配?切碎哪头牛搭秤,似乎不合道理。有人牵来自家的一头牛,分一圈下来又剩到自家手里。可是,每个兄弟多出来的数目,凭空打哪里跑出来呢?十一人,并非除不尽,而是张领导把自己那个让出来,还得再搭一个进去。这沉,落我等的头上。而这雷,老路这老姐踩却没啥事。

  上午临近饭点,老唐探头看了一眼屋外,楼道东边咱的这个方向。就势走了过去,我说:“主任,他们报我上来了,你再保我回来吧”,老唐说:“你跟老路说的同一个事,我等着跟常Z商量。你跟老张说了没?”我回应:“说了,谈得效果不错,自己坚决不走的意思说清了,也没把领导惹毛”,那是今天的一个重点任务。简单地听了两耳朵,老唐说:“如今不讲自己的功劳,要摆自己的困难”,我强调:“这些也说了,谁家还能没有困难?”依照这个逻辑搞革命,苦命的白毛女就是我们的领路人,而不是被拯救者。这些表态求人的话,咱必须亲自说出口,且不论是否管用。包括下午三点半,拨通老苏的固话,诚恳地表达同样的态度。

  说费事也费事,说省事也省事。前天下午五点半,结果出来之后,路遇张领导,也有曹领导,人家聊着闲话,咱找谁也不合适。昨天始终没有一个机会,张领导那些始终有人,咱又不是一句两句。今天上午八点半,听得动静,拽门一看,张领导过来了,还没进自己屋。拔脚跟了过去,这事这时反正也躲不了。别人可以这样哭那样闹地表达一个意思,咱跟张领导说的也是那样一句话,也不想哭,也不想闹;哭了闹了,可能也能达到自己目的,那样没了什么意义。闲聊了很多,没有惹毛张领导,这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。同时,张领导横向比较其他人的诉求,个人利益的保全。咱也说咱困难,还有想法打算,前后时间三四十分钟。

  下午五点十分,张副头电话,明天又准备票决,一人一票。这还了得?各保各的人,等于一张废票,然后张唐苏三人可以最终决定。赶紧地合计起来,一人两票呢?架不住两两结对子,咱有可能落了单。那么一人三票呢?认真地盘算一番,张副头比较清楚,咱的脑子乱了,瞄错了方向,竟然帮着老路数票。此时,张副头明白过来,这方法不可以。六点半,跟老唐沟通之后,张副头转知,投票的方法取消,还是集体议决。如此,各人自扫门前雪,完成自己百分之二十的硬指标。张副头和小常已经百分之三十,超额一个。眼下的决策任务,应该减轻哪家的负担。这时,陈述各自的合理诉求。那边的老李,已有了预期,工作也好做。

  要说这个思维套路,被老周好心好意地搅和乱了。事分两步,内有关联:一种理解,打麻将,一局毕了,另码一局;一种理解,各抱各娃,各回各家。老周想的第一种,这十二个人再次投票,谁的票多,就是谁留。基于一种信任,咱赶紧照此办理,一个一个地联系,或敲门,或电话,谁也答应咱。到得下午三点半,得到全部的正面应允,咱的心好歹也松快了些。因而,张副头突然更换思路,咱的心里一咯噔,不能这样子,等于让咱顶别人踩雷。当然,咱也有可能票数多些,仅仅表示一种可能性!回到屋里,赶忙跟小黄联系,包括早起也这样,咱的一些低爆点言行,最好不要自己说出来,比如绝对不能认同某些做法或结果等等。

  一步一动。晚七点,再次跟张副头分析,平均百分之二十,两家各加了一;这样,问题变作到底减哪家的一,跟其他的百分之二十毫无关系。回到最初的起点,咱与老李的比拼,赢面自然大得多。上午十二点零七,小周传过来自己与小张的聊天截屏。有这么两句话,小周说:“不过,我觉得系里已经定好了,恐怕要照顾ZC或ZS”,小张说:“我们俩都做好心理准备吧,我觉得不可能照顾ZS,应该是JC。你比我强,我两个都想走,难啊!”当时也自以为拿得到这两票,再加其他的三票。咱忘了一个事实,人家这是合起来吃咱的豆腐,不是咱的雷又让咱踩了。整个下午的头脑风暴,至少形成一个判断,就是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。

  晚七点二十二分,张副头敲门:“计划表下来了,不管出现什么结局,五月的任务你能完成吗?”这叫一个虎呀!我反问:“你这话啥意思?”张副头按照自己思路:“就是真要出了啥事,你保证不能误事”。这伙计的谈话艺术或沟通技巧,差的不是一丁半点儿。强压心头的不适,我说:“你安排吧,我杵也给你凑够两小时”。跟着走了过去,我说:“你这家伙咋说话?应该这样说,我攻下我的山头,你攻下你的山头,咱俩等着各自胜利的好消息”。这时候,张副头讲了一个猜测,投票这个办法,可能还是张领导的主意。当然,张领导或以为投出来一个公平结果。这怎么可能呢?就有这个可能。关键在于,领导不想承担任何责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