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夹祆  

2017-03-31 12:58:39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时间:2017年3月31日 12:58:45

  一口气提供两个解决方案,千姑娘犯了执拗。这个时节,冷暖无常,早晚微凉,午间稍热,衣服也不好选穿。千妈妈问:“那件大衣,要么你穿那件?”千姑娘回应:“天热了,我脱了没地方搁”,千妈妈建议:“你挂在椅子背上”,千姑娘却道:“衣服太长,肯定拖地,地方那么小,我也挂不了”,椅子后背挤着后桌前沿,这话说得也对。千妈妈又说:“那你穿那件厚的棒球服,配你那个棒球帽”,千姑娘收声不语,算作一个默认。我说:“这要搁我小时候,指定没有这种选择恐惧症”,千姑娘说:“那是因为你没有衣服”,千妈妈问:“你见过那种衣服,天冷了往里头絮棉花就是棉袄,天热了再把棉花取出来”,我说:“你要问我穿过没”。

  那叫夹袄。字典一个解释,夹袄,指双层的上衣。如果这样回答一个题目,千姑娘或许以为夹袄蛮不错,心里或许想着,双层多好呀;甚至还得盼着,自己要有多好呀。说出来也心酸,夏天暖和,穿衣服目的在于遮羞,否则谁还穿衣服。秋凉,冬冷,春寒,几乎小半年的时间,全程那一件衣服,冬天的棉袄很好理解,两层布料夹着一层棉花(絮),跟现时也没啥区别。取出那层棉花,剩下一层衣服面子、一个衣服里子,合起来就是一件“双层”上衣,这就是夹袄,春秋寒凉的装束。这样说还不好理解,咋没说衬衣的事呢?没有衬衣,夹袄也好,棉袄也好,直接穿在身上。知道上了年纪的人为啥扎一条布腰带了吧?小孩又没有。

  白板上面,千妈妈出了一道计算题,考我们父女俩。那种大数的纯计算题,指定有一个窍门,非要巧算,不能死算。昨晚,咱想着一个思路,抬笔写了一行式子,不小心改了题目的数字,犯了大忌,会不会的无所谓,绝对不能瞎改题。千妈妈讲了一遍,证实咱的想法没有错。后来,千姑娘模仿那个样式,自己出了一道,加深一下印象。早起,千妈妈提议:“拿这道题问你们数学老师?”几乎同时发声,我和千姑娘说了同样的话:“那老师还不揍我(家孩子”!语气也一样。“你要问你们老师”,千妈妈使坏,“你们老师火了,明明你自己会,明明你这是为难老师,明明你这是没事找事……你得问,明明是谁呀?”这段台词提前写好了?

  差三分钟八点,我问:“你忙啥呢?”千妈妈也是问啥说啥:“我接了一壶水,准备烧水”,我问:“你们不是饮水机吗?”千妈妈说:“我觉得那水没有烧太开,我还要泡那些花们呢”,生津止渴、镇咳祛痰的那些花们茎们。继而切入正题,我问:“你们两个咋了?谁惹谁了?”千妈妈说:“谁也没惹谁,好着呢”。七点四十不到,一边系衣服最上面的扣子,千妈妈一边往外走:“你们两个记着谁给壶里接热水”,我不看脸色地问:“你为啥不接?”千妈妈说:“整天我接,你们接一回不行呀?”听得脚步声远了,我问:“你们两个咋了?”使劲地后爷着脖子,千姑娘双手摸着最上面的衣扣:“她非让我这么系扣子,我不想那样,就生气了”。

  闺女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!不是夹袄。人家娘儿俩绿了、孬了,转眼又红了、好了,就像今年早春的天气,一会儿晴,一会儿雨;一会儿凉,一会儿暖。昨晚九点四十分,前脚走出楼门,禁不住嘟囔,“咋又下雨了!”地面湿漉漉一片片,明晃晃的水坑一堆堆。倒是没那种小水花不时泛起,要么雨停了,要么毛毛雨,懒得反身取伞,蹬着车子往回急奔。一进门,我说:“又下雨了”,千妈妈反问:“你真的不知道?又打雷,又闪电,千千还要给你打电话呢”,这个小东西有时候挺暖人!我说:“不太下了,也没淋着”。看见一黄一白两样年糕,千妈妈问:“啥时候吃?”我应声:“你说吧”,千妈妈笑应:“现在?!”也不管已经十点了。

  上午九点至九点半,同样的传达内容,一小一大两种形式。楼梯响了,人下来了,只差闪身露脸现真容。其他不消说,主要是走留。老张抢先发布一条消息,六二年三月三十一号这是红线,竟然额外添加两道减压阀,比如任务不饱满,比如组织有需要,又是一个活口。跟咱密切关联有一点,据说也就十几二十个人头,每人需要合计自己的想法。直面这个关口,自己想法单一,没有必要自乱阵脚,继续保持自身定力,人有千般妙计,咱有一定之规。“你不能把这个世界,让给你所鄙视的人”,心弦被这句话拨动。革命低潮之际,脱逃者有之,背叛者有之,当然也有挺身而出者……凭什么这个关口,想干事者不往前冲?也是正当其时。

  有一个网络调查,有人提议数学退出高考,据说七成网友表示赞成,仿佛耳听得一片叫好声。有一个朋友淡淡地说道:“数学的作用就是把这七成人筛出去”。以此类推,英语也这样子,语文也这样子,还有啥不是这样子?!大局也好,大势也好,这也是一次大考。这标准,那条件,其目的只有一个,挑选那些能够胜选的优秀者。走了这么多的路,念了那么多的书,懂了那么多的事,悟了那么多的理,恰是应该报效的时刻,千妈妈话这样说,“正是该干事、能干事的时候”。一九一七年九月,时年十九岁的总理东渡求学,写诗一首,表达心声,回赠友人,“大江歌罢掉头东,邃密群科济世穷。面壁十年图壁破,难愁蹈海亦英雄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