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散心  

2017-02-02 20:44:14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7年2月2日 20:43:45

  下午三点半,车停那家饭店门口应该北侧,千妈妈说:“这个地方,张LJ还不一眼看见咱家已经到了呀”,一个荒郊野外,吃饭指定这里。以前的年会,千妈妈过来这里很多次。最近三四年没了这个福利,自掏腰包过来消费,用千妈妈的话解释,领着千姑娘出来散心。明显的一个斜坡,咱家车身与车位形成一个夹角,我说:“你再倒一次?”千妈妈说:“不用了,今天的人已经准备散了,车位一会儿多得是”。又一个临时小安排,千妈妈定了房间,前来温塘白鹿温泉,今晚住一宿,明天玩一天。下午两点差几分钟出发,设定一条导航路线,五六十公里的路途,进西三环,转西二环,驶入一截高速,没有哪怕一个多余的路口,到了。

  临出发的时候,千妈妈咋也没有迷瞪着。我躺在床的北侧,尽量保持一声不出的那种安静,给咱家司机创造一个闭目养神的可能。千姑娘钻进屋里,非要挤进同一个被窝:好吧,咱让出一个人的空地。装作一副睡着的样子,千姑娘胳膊胡乱地伸着扔着:好吧,细胳膊反正也没啥斤秤。可是,小东西的手很精准地堵住咱的鼻子眼,一分钟两分钟还憋得住,再多哪怕一分钟也觉得很难受。咯吱着小丫头,害得小人家拧着扭着又不敢出啥声,这是千姥爷和千姥姥午休时间。越过千姑娘,转至床北边,一个不小心地掉床底下,也就是床与窗的空隙。这下子可好,千妈妈咯咯地笑着,肚子不疼才怪呢。幸亏咱反应也不慢,仅右膝着了地。

  那一小会儿的工夫,千妈妈嘀咕:“你以后别那样说我妈,好不好?那不是我一个人的妈,那是我和我姐的妈”,姐妹责任共担,咱不能惹啥事?弄得咱一头雾水:“你这话啥意思?”那是两条线:一是中饭蒸了几块南瓜,千姥姥觉得不甜,千姥爷觉得很甜,南瓜的甜咋也不能跟冰糖比较,千妈妈也觉得甜;二是咱买回来的那几个黄桂柿子饼,千妈妈觉得太甜了,久置偏硬,早起塞在一个塑料袋里扔了,千姥爷捡了回来,自己吃了半个,感觉丢了可惜。两件事情掺和着说起来,咱接了一句话:“南瓜不甜,柿子饼甜,两样可以搭配”,类似一种三句半的效果。非要较一个真的话,咱那有些添堵的味道;可是这种话赶话地闲聊,没啥吧?

  千妈妈的理论,人家老两口逗嘴呢,咱不应该插啥话。家庭生活又不是一幕舞台剧,不分啥演员观众:演员可以说话,群众不能出声;或者主角配角:主角台词多些,配角台词少些。聊天有两个基本要求:一是不冷场,弄得跟谁独角戏似的;二是不抢词,应该等别人的话说全乎;三是不讨嫌,谁也要听着很舒服。柿子饼,千姥爷真的捡了回来?不太可能吧,千妈妈也是悄悄地丢了那东西。这几天的垃圾袋不透明,看不清楚那些袋里的内容。即便千妈妈连着那个塑料方盒一起扔了,仅凭那个外形千姥爷依旧不可能准确判断出来一个明细,照样需要一个主动打开检查的过程。一般地,千姥爷不可能那么仔细地过日子,以前也没有。

  昨晚五点四十六至九点二十一,差不多三个半小时,陪一位领导吃酒。稍早几分钟赶到,也是一个礼数需要。每次这种聚会,咱算在座最小的那个。停好自行车,耳听得一声呼唤,叫咱的名字。扭头朝着声音的来处,徐师兄陪着张领导过来了。先后地步入那个包间,等着谢师兄拿着白酒而来,一斤半的简装白酒:最有名的白酒,最简朴的装具。要说保真,这不含糊,咱二两不到的量喝了至少七两,接近要吐的边缘。说一句真心话,大学的记忆停在那些同学情谊,其他几乎不存在。依照学弟的身份,敬张领导一杯酒,咱大杯,领导小杯,挣得一些权力,饮料瓶装的白酒分倒完毕,尔后敬等徐师兄收杯。这酒喝得呀,咱又不咋爱喝。

  至少有一次刻意,张领导转圈敬酒,左打半圈,右打半圈,白师兄和咱忝列末座,先敬白师兄一杯酒,再敬咱一杯,希望咱有更大的出息。在座诸位师兄,或许咱最没出息,以谢师兄而论,现有五百头奶牛,每头至少三万,固定资产以千万论计。白师兄也是,两三个月的亏损以数十万计。论以金钱数额,咱丝毫不入流,占着咱的身位,包括领导,包括师兄,无不高看一眼。往外走的半途,谢师兄喝大了,依旧这样说:“你这个师弟真不赖,以后常联系”。至于联系与否,这倒不太重要。去年正月初的此类聚会,咱以回老家而缺席。到底有多少重大意义?这个真没有:张领导已然退休,各师兄分兵把口,跟咱的方向没啥大关联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