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花生  

2017-02-01 09:57:47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时间:2017年2月1日 09:57:45

  破五的鞭炮隐约传来,有的远,有的近,噼里啪啦的是鞭,嗵咚嗵咚的是炮。这里有一个讲究,初五一早,放炮崩穷。这边虽说也是一个区,那种新设区一样,原来也是一个郊县,位于西三环外。鞭炮,也没禁至这个范围。六点四十五,醒了。千姑娘打横睡在两个枕头之间,躺在自己枕头上面,一只小猫似的睡姿,双腿蜷缩着,大脑袋钻在自己怀里。为啥这样子?被子又没了。昨晚三点,咱被冻醒了。这是一间北屋,初不觉得凉,久则有些冷。咱的被子呢?啥时候团成一堆,被千姑娘压在身子下面。这时候,千姑娘“咳咳咳”三声,我拽出那床薄被子,盖住那只小猫(也像龙虾):“你冻得咳了也不盖”,千妈妈怨怼:“孩子睡呢!”

  说起来跟感冒症状类似,实际则是偶感风寒。昨晚临睡,千姑娘已经不咳嗽。这大清早,咳嗽似乎又重了,应该不盖被子的过。平常的时候,千妈妈娘儿俩一屋一床,据说千姑娘挤得千妈妈没有地方躺着,侧身躺着还被挤得有一种悬空感。过年这几天,咱也有这种深切体会。一个翻身挤过来,咱也让无可让地侧躺着,后背还得稍微用力,顶不住的结果就是掉床底下。再一个翻身,千姑娘挤千妈妈那边,咱多少松得了一口气,形势不那么紧迫。要说床也不小,一米八乘两米(再大屋里也搁不下),再大也满足不了咱家闺女那么一个自由睡法。假如两边没有阻拦,又该怎样呢?掉床底下。安阳那年,七月那晚,千姑娘幸亏被床单兜住。

  咳嗽不咳嗽,不耽误白话。有一档节目,帮大哥,每晚九点多十点播放。也这不几天工夫,千大姨也被培养出来一个兴趣?或者仅仅陪同千妈妈一起瞎看。昨晚九点稍多,频道切换过来,又是一个家长里短的故事,依情也可以,依理也可以,依法也可以,胡搅蛮缠也可以。我很佩服那几个帮大哥(姐),整天面对那些可爱的父老乡亲,整天处理那些可怕的大事小情。接连三五句话,“吱吱吱”地一响而过,那是脏字太多,局部消音已经解决不了问题。北屋里,我问:“你妈为啥爱看这节目?又不是一个爱吵架的人”,千姑娘这样回答:“热闹呗。我妈应该看鬼片,柜子里有人,床底下有人,客厅里有人,门外头有人,热闹得很了”。

  说起鬼片,千姑娘可能不太知道,千妈妈不怕,咱真的很怕。那时候,网络不发达,电视也不多,各种盗版光盘买得不少,绝对不买鬼片的那种。香港一个什么电视台,深更半夜偶放一些鬼片,结果真不好意思说出来,咱怕得不行,千妈妈反问:“这有啥可怕的呀?”当然,再恶的鬼无外乎心魔而已。话是这样说,怕还免不了。鬼片大体分作两类,一种亚洲鬼片,文化趋同的那种直抵内心的恐惧,让人周身感觉得出鬼气森森的阴冷;一种欧美鬼片,各种技术制造而成的怪异造型、粘稠液体、拙劣情节……除了恶心,没啥其他。能看的节目多了,咱更不看啥鬼片。善恶一念,人鬼分野,至于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”之谓拘泥了些。

  看了一个鸡汤小段子,古时代,村必有屠夫,村多住和尚,屠夫跟和尚是一对好朋友。二人相约,每天谁起得早,惦记叫另外一人及时起床,不要担心每天的功夫,在和尚是念经,在屠夫是屠宰。结果呢,屠夫死了升天堂,和尚死了下地狱。追问到底什么原因,千姑娘的解释:“屠夫叫和尚起来念经,做的是好事;和尚叫屠夫起来是杀生,做的是坏事,这就是原因”。那么,生意就是生意,屠夫不杀生,自己怎么谋生?一村子的父老还等着肉吃呢。再者,堕入牲畜类也是一个惩戒,屠夫超度猪羊此生,岂非做的也是一桩善事?退一步讲,和尚不叫屠夫起来,首先做了一件失信于人的事。那篇量子力学文章,此中道理,说而未明。

  八点十八分,千大姨急匆匆地走了过来,眼镜还拿在手里,准备架上鼻梁:“啊?包完了”,千姥爷说:“你们起了咱就煮”。稍早十秒之前,千姥姥边走边说:“打开火煮吧?”千姥爷说:“人家还没醒了,煮了谁吃?”千姥姥又道:“反正要煮好几锅,谁起了谁吃”。饺子包了不少,千姥姥数的结果:“二百五十一个”,千姥爷给出一个解释:“既是二百五,还是一根筋”。起了之后,包饺子进行中,咱擀不了皮,包也不好看,自觉地不往跟前凑。过了不几分钟,千妈妈起来了,拿起那根擀面棍,那是一个擀皮高手。即便这样子,昨天下午擀包子皮,还被千姥姥要回擀面棍,因为包子皮要求底部鼓起一个包,千妈妈擀得劲大了些。

  说话之间,饺子煮好了。守着两盘饺子,千姥姥说:“包了八个花生米,也不知道你姥爷煮了没有?”千姑娘一个一个地吃着。早前包的硬币,后来包的干果,寓意完全相同,谁吃着谁幸运。这有运气的偶然,更是一个基数的必然,谁吃的多,谁吃都会的几率大。三十初一那两顿,每次也八粒干果,咱吃了三个。不知不觉地,咱今早又吃了一个;第二个又吃着了,小心地跟馅和皮剥离开来,筷子头挟着递了过去,千姑娘却道:“我不吃别人嘴里的东西”。再一个不知不觉地,第三粒花生米挟了过去,千妈妈理也不理地起身离开。一个有知有觉地,咱看见了皮与馅的夹层,分明有一个花生米模样的存在,挟着整个饺子给千姑娘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