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亮分  

2016-10-23 22:07:10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6年10月23日 22:07:10

  下了一夜的雨,停了。屋里很安静,自己不走动,啥声也没有。一觉醒来,七点多了。听着凌晨的雨声,醒了一小会儿,后来又睡着了,再醒就是大天亮。家里或许没啥吃的,也是自己懒得找,食堂显得更方便。这阵子,主要中饭吃一顿食堂,两块钱,自助餐,多吃多占也没人管。只准吃,不准拿,说是这样说,又不能搜身,拿了两次桔子,拿了一次豆包,当然纸巾包裹妥帖,塞在自己口袋。不在乎占便宜,而在意这心情。平常六点五十早饭,周天顺延一小时。时间还早,手洗了盆里小衣服,七点四十出门,骑车子几分钟的路。阴沉沉的天,湿漉漉的地,潮乎乎的空气,冷嗖嗖地打了一个寒噤。秋,深了,啥时候变得这么冷?

  进了食堂,端着餐盘,一溜走过去,拿了三样小菜、一个馒头,刷卡一块三毛钱;两种稀饭,玉米糊、小米粥,自己打,免费喝。此前,时或有些人拿着自家的保温桶,盛满了捎回去。一个熟人,小牛,对面的座位空着,就近就便地坐了下来。也是一样的参评,小牛的情况略微特殊,连续四年上场,头回杀入此轮。其他啥也挺好,就是排名不太靠前。国人有一个习性,自己人整自己人,而且下手特殊狠。小牛说,邢所长活动能量不强,估计啥用也不顶。说到底,各保自家人,小牛第二也没啥。至于咱的情况,不必说得太详细,结果咋说也没有出来。闲聊几句的意图,奔着五六年之后局势,应该抱团做些事情。早筹划,早主动。

  上午,评审还在继续。现场的情况,看也没啥用处,咱已然亮相,改变不了什么,总不能心里默念,别人发挥失常?或者暗地里发功,别人多出差子?别说没用处,咱也不可能。咱实在起不了多大作用,该当面说的,咱说了;该发信息的,咱发了;甚至托付别人加力加码,能做的已经做到用尽全力,除了请客送礼这些烂招昏招。每人三个题目,咱也不能例外。各自三个问题,杨主席点选最不可能的那个。要说有些预感,下午始终翻看那个题目,只是没想那个问题,因为不可能抽选一个集体讨论的部分。殊不料,老杨同志别出心裁,非要看咱到底咋讲。紧急划拉一个提纲,很快地放弃这个想法,临场挪用其他问题,对付过去了事。

  下午四点半左右,亮分,也就是公布评审结果。老周没能守住阵地,队伍出现小乱,第四的老孙横斜里杀出来,一跃而冲至第七位。这一变动,至少打压我们几个每人后错三四名,这要里外里算账。可是,咱不也往前拱了一格,最郁闷的是系第一的那伙计。为啥?一弃一保,分差自然表现出来。这是一个战术失误。这些白面书生呀,内战内行,外战外行,咱没吃啥亏,那也是一个客观排序。其实,这些说明不了什么,咱以解决问题为上。其实,这两天,我已然抬眼看着远方,越过这道坎,给咱赢得一段时间,五年之后怎么办,十年之后什么样,咱不追求什么远大抱负,实践自己所学,实现自己所想,尽多地做自己能够做好的事。

  过了一关又一关,咋说也是先过了这一关。公示之初,两点要求,一则保持安静,二则不能拍照。今时不同往日,这些分数没有修改的可能,累计进入下一关,其实没了保密的必要,谁也迅速抄记着,包括别人,包括自己。回了办公室,老周一个一个地念,咱一组一组地加;还有一个大排序,老周挑着一组成绩,念;咱由高往低,排:第一档次,七十二分以上;第二档次,七十一分以上;第三档次,没剩几个人。最终的结果,第一名比最后一名多二点七九分。咱位于前三分之一顺位,差距也就零点几分。拿着大小两个排名次序,老周赶紧简报这个情况。很快地,传达过去张领导的意思,今年争取一加四。横算竖算,咱排前面。

  昨晚七点前,我微信:“我以为你在这边家里!当然这几步路不用接。问题是,你知道我吃饭了没?”千妈妈不耐其烦地回复:“快吃去吧!”往前四小时,千妈妈微信:“你结束了,我接你回来吃吧,正做呢。”走出北楼,走在半路,我电话:“你在哪里?”千妈妈说:“这边。我过去接你?”这,多音字,另外的读音即“这一”二字的合音。千妈妈发的那个合音,我以为指这边的家里:“那还让你接啥?我回家换衣服”,虽说没骑车子,走路十分钟,不够千妈妈麻烦这一趟。打开房门,空无一人?我再问:“你在哪里?”千妈妈说:“这边,我妈这边”。说是接我吃饭,眼看六点难道不是吃饭的点?这话,真的不知咋想咋说咋理解。

  好歹也算一件事吧,跟天眼当然没法子相比,总以为千妈妈这几天应该在这边,指咱住的这边。千妈妈加班干活那晚十点一刻,千妈妈电话:“我准备回呀,你忙完了没?”我回应:“忙完了,也准备回。你回哪边?”千妈妈说:“这边”。五六分钟之后,门锁拧了三圈,千妈妈竟然没回来?留着一道门缝,省得千妈妈费事,我电话:“你走哪了?”千妈妈说:“回来这边了,我回我妈这边了”。再忙也是咱自己的事,千妈妈或许要说“你的事情我也不懂”。有些事情跟懂没啥关系。备讲那天十一点五十四未接电话,半小时回拨过去,我问:“你啥事?”千妈妈说:“刚才雨下得大了,你带伞了没?”十二点半,该不得转作吃啥饭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