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突击  

2016-08-05 22:39:56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6年8月5日 22:39:43

  “你说的啥?我一句也听不清”,千姑娘咋那么多烦恼?三个人,三个屋:千妈妈,东卧室梳头;千姑娘,餐厅吃饭;我,厨房里洗刷。站在门口,我复述:“你妈说,练字不是突击的事,每天搁在前边,其他作业也要往前赶。假如表扬你的话,估计半个字也不可能漏听,你这叫选择性收听”,千姑娘一脸不耐烦:“我真的没听见!”咱也不是耳朵好使,千妈妈说那些话的第一个字,咱在东卧室;千妈妈说那些话的末一个字,咱在厨房里,一个字不落地听着记着,不耽误走路啥事。千姑娘则不然,头顶的吊扇呼呼作响,听啥也受影响。交待几句,作文要写,我问:“好久没有投稿了吧?”千妈妈说:“要写作文,但不能这样势利”。

  势利?既指权势和钱财,也指对有财有热的人趋奉,更指对无财无势的人歧视。我反问:“势利啥?功利吧?”千妈妈说:“对,写作文不能太功利”。功,指功效;利,指利益。任何事情,无不指向一个目标,无不达成一个结果。即便十年面壁冥思,也为一朝破壁顿悟。竹篮打水,这种“一场空”的事情估计喜欢的人不可能多。作业,往小里说就是练笔。三天不念,口生;三天不练,手生。投稿,也是一次检验,至少算作自我加压。发表,说明这次写得还不错。这,是一个正能量的正循环或正激励的正表达。非要说功或利,盯着那一小笔稿费,千姑娘肯定不同意。原定计划,这个暑假以量的积累实现质的跃升,多写多练多发表。

  七点四十前,我微信:“睡醒了联系,今天怎么安排?”不见堂妹回复,且等着吧,一时半会儿睡不了。昨晚十一点差两分钟,我回应:“按目前这个速度,明天凌晨三点能到也不错,如果走的京昆高速,从城市西北角转入西二环,中山西路下西二环高架路,就近就便找一个地方先住下。有事随时电话”,没啥其他更好的办法。两点四十多,另外一个微信群,堂妹回应一位外甥女的提问:“刚到了,往下了”。三点多,堂妹夫发送一条朋友圈信息,“终于到了,累死了”,随后“附赠”一堆大肥肉,瘫倒在床的自己。临行之初,堂妹夫那叫一个豪迈了得:“没啥事,开车七个小时就到”。幸亏父亲这次没跟着,否则那操心不知翻几番?

  下午三点半,热醒了。假如不热,岂非还醒不了?真的是。要说四瓶啤酒的效果,我指定不认可这个原因。上午十一点稍多,千妈妈接我和千姑娘,前往东南不远的一条小街,堂妹一行住在街南路东的一家客栈。拎着三样水果,甜桃、香蕉、葡萄,重重地勒着手。哪个房间?一听我说的序号,千姑娘撒丫子往南跑:“紧里头呢?”很快地站在门口。千妈妈说:“你敲门呀”,我说:“敲了门也没谁认识你家孩子”,这话说得不准确,堂妹倒也曾见千姑娘一面,咱家孩子两年又长高一大截。进了屋子,这是表妹两口子的住处,堂妹和闺女也在。搁好东西,搓出双手,我笑问:“SY,你长了多少心眼呀?”小外甥女笑笑地说:“我没长”。

  老家来人,捎些特产,咋也算得一种人情往来。物品稀缺,自当珍视。下楼的时候,堂妹他们取出一大堆的东西,有字画,有木耳,有槐花蜜,有辣椒面。要说有啥必要,我觉得意义不大。这两家子人,是咱不多的血亲,犯不着带东带西这般麻烦,有话说话,有事谈事。站在楼口,被雨拦阻,下得又急又大。饭店,隔一条马路的距离,竟然也不能几步赶得到。没有更早赶过来,堂妹他们要补的觉可能很多,咋说也是凌晨两点半赶到,咋说也是开了一天的车。东西们搁在后备厢,饭店北侧的那里,趁着雨小的当口。这家饭店十多年没挪地方,稍微有些特色,主要图一个离得近。千妈妈负责点菜,四凉六热,最好不要剩,不够咱再点。

  早起扔下讨饭棍,晚上就打讨饭人。父母经常这样说我的一句话,软性地提醒我不要忘本。堂妹此行,不是一个目的,却没有说得清楚。昨晚为啥麻烦得慌?沟通,他们啥话也不说,只一句“哥,我准备到你那边去呀”。自驾出门,经停哪里,啥计划也不做,哪里可能堵车,从哪里绕行;哪里应该天黑,在哪里食宿。这大热的天,还带着小孩子,这样子怎么可以。表弟的孩子,半岁大小,竟然也敢这么折腾?据说一路倒也安生,临睡闹了好一阵子觉。最主要还是安全,昨晚被堵高速,七十公里开了四个小时,要说不担着心,那也是一句假话。总算亲见了这一面,悬着的心终于落停。再问外甥那边的情况,又说这两天没通电话。

  咱年长,咱做东,只好端坐上位。买了两样喝的东西,一种果汁,桃汁、橙汁、葡萄汁,谁爱喝啥自己挑;一种啤酒,那种泰山黑啤,预备谁想喝自己选,也是咱表达感情的一个工具。说起酒量,表弟说:“要不是SS还要喂养孩子,可以陪你喝好”,貌似怀疑咱喝不了酒么?酒是一个媒介,有也可,无也可。菜,上得不算快。两个热菜,一个凉菜,我说:“有菜了,咱们可以喝了,进庄三杯酒,我先提吧”。老家的人不擅喝酒,不咋讲究这么规矩。说着吃着,我看一眼时间:“咱们晚饭接着吃,你们下午还要转呢,不要耽误太多时间”。下午四点,堂妹回复我的询问:“哥,没去。你忙你的吧”。这样,可能还得临时调整计划了吧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