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悲悯  

2016-03-28 22:22:18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6年3月28日 22:22:22

  锅里热着馒头,千妈妈扭身返回卧室:“我再躺一会儿,你看你家闺女咋睡的觉?被子咋盖呀?”一张床哪怕再大,还得看到底咋躺着。一米八乘两米的床,横着可以躺,竖着可以躺,斜着呢?也可以躺,一个人那样躺着,别的人咋躺?沿着床的一条对角线,千姑娘斜趴着,被子压在身子底下。指着自己那一窄溜地方,千妈妈可怜地说:“我醒来就这样躺着”,我问:“那你非得挤在这边睡”。不叫醒来,咋盖被子?多躺一分是一分,我拽起被子,盖住小丫头的后背。看着我那个省事的样子,千妈妈又问:“腿和脚还露着呢”,那也没啥更好的办法了。过了两分钟,千姑娘自己整个儿地钻进了被窝,象极了一只冬眠的小熊,呼呼睡着。

  “算了吧,不跟你说了,反正你也听不懂”,千姑娘悲悯地看着我。这个小东西咋这样说话?我同样地说着:“算了吧,不跟你说了,反正你也听不懂”。说的啥事呢,还能如此复杂?千妈妈网购两样东西,一条长筒袜,一条中筒袜:“再买一双黑皮鞋,千千参加升旗的一套衣服置办齐了”,小丫头不喜欢写裙子,真的说不出来到底什么心理。两条袜子也不贵,千妈妈说:“五十九包邮,实在挑不出来那些钱的东西,要么掏了邮费,也就五块钱”。这有何难?我说:“你挑好的袜子,多买一条,白花那五块钱干啥?”千姑娘算自己的账:“多买一条,多掏十四块钱,还不如掏五块钱邮费”。各算各的账,各说各的好,莫若各吃各的饭。

  小名,很幸福的一种日常称呼。小名的由来,没有一定之规,常见的一种或是大名的单字叠用,比如叫什么平,小名叫作平平。千姑娘的小名,跟大名没有任何关系。幼儿园的衣服用品需要做一个标记,“千”的笔划简单。午前,我问:“小千,啥时候叫你大千呢?”千姑娘略作思量:“嗯,十年之后吧”,念了大学,就是大千?念了中学,岂非中千?跳过这一层,我又问:“啥时候叫你老千呢?”千姑娘毫不犹豫地说:“那至少两百年之后了吧”。我稍作停顿:“你知道老千啥意思?”千姑娘似乎想起了啥:“我不太清楚,可以不是啥好词”。咱没有小名,千妈妈也有小名,每天叫着千妈妈娘儿俩的小名,生活平添了一些什么感觉呢?

  昨晚六点前,我发出一条短信,告知自己晚几分钟赶至。一个老乡的饭局,二小子的满月酒,几天前约的这个时间点。五点半回了家,煎了一块牛排,守着千姑娘吃了晚饭。一听说我和千妈妈外出吃饭,千姑娘似乎忘记了我和千妈妈没吃晚饭:“你俩出去吃饭,也不带着我?”这是想去呢想去呢,还是想去呢?我说:“那好吧,你别上课了,一起吃饭去?”暗里舍不得那节课,千姑娘明里却说:“我哪敢呀!”也不能走得太早,数奥班排得满,教室可丁可卯地轮着使唤,否则孩子站在楼道等得太久。站在路边,眼看着千姑娘第三次地走进楼门:先一次,忘了拿水瓶,千姑娘跑了回来;第二次,看见了Q姐,千姑娘又跑了回来。

  同县的老乡,同级的校友,印象却不深切。学生分层聚堆,谁跟谁的关系好,脾气秉性之外,学习成绩是一个重要标准。罗老乡直言,咱那时候不好好念书,高二还没念完,出来当了几年兵。要说这件事,我似乎有些记忆,自己那班也有一个同学当了兵。很好玩的一件事,招飞不也提前报名,我晃悠着站在队尾,教导主任一口的县西腔调,问我跑来干啥呢?秃子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(的事)。我说自己也想验飞行员,教导主任哄走了我,也是因着咱的学习还算凑合。上次吃了一次饭,千妈妈陪着。那酒喝得断了片,千妈妈跑错了一截路。这次的路近,千妈妈也陪着。这个场合,咱只需溜边沉底,少说话,不喝酒,应景的事。

  说不喝酒,架不住劝。老吴,一米九的大个子,声如洪钟地劝说:“你咋能不喝酒嘛?咱四个人,只开一瓶,喝完算咧”。有些事,头好开,尾难收:喝酒就是。谁也不信,仅仅一瓶能够交差了事。一瓶酒,分五杯,每人二两,老吴说话了:“三口干了”。胃里还没垫啥硬挣东西,灌这些酒进去,那还不弄乱子出来?这还不算,果不其然,又开了一瓶,老吴可以不吃菜干喝酒,咱真不这是这种酒精考验的人。貌似无心,实则有意,我说:“你喝酒别找我,写啥文字可以找我”,老吴说:“我写文字不找你,我自己也能写”,指那种新闻报道。哪天有了机会,详细再说这事。思谋着做一些事情,寻找一条自己喜欢的路子,啥时也应该。

  近旁坐着一家四口,大的比千姑娘稍大,小的还抱在怀里,不到半岁,那叫一个幸福的真实。手里攥着一截蒸胡萝卜,小家伙往嘴里塞着,竟然啃得断一小块在嘴里。我问:“你喜欢妹妹吗?”那大女孩说:“喜欢呀,多好玩呀这样!”小张说:“老大念了大学,老二又念小学,接上茬了”,我笑道:“老二念了大学,老大的孩子又送回来让你们看着,一辈子也不愁身边没人陪着”。也就这个时候,一桌的老乡开始劝说:“政策放开了,你们也生一个吧”,千妈妈笑应:“准备生呢,你们非让他喝酒干啥?”那俩小女孩的妈妈说:“生啥生呀?生了他们也不帮你抱帮你看”。八点半不到,有人辞行离场,我和千妈妈赶紧闪人,接闺女下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