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成长  

2016-02-26 22:11:26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6年2月26日 22:11:22

  “爸爸,你应该觉得幸福才对”,千姑娘帮着腔。今天的午饭,十一点半,剥好了鱼,然后那一套做饭吃饭的程序,搁下饭碗的时间,十二点四十五。端着自己的饭碗和两个菜盘,我走进厨房:“你想过替我刷锅洗碗没?我站一个多小时啦”,千妈妈说:“想呢想呢,你还买豆腐呢”,我说:“那不算时间,顺路买的事”。一个水龙头,我占着没动,千妈妈只好擦灶台。我俩一问一答,千姑娘自说自话:“你有这么好的媳妇,你有这么好的闺女,真的应该幸福”,我笑言:“我媳妇再好,我闺女再好,我也没改姓的必要”。听着我刷碗节奏,说我“不可理喻”的闺女送碗送筷,千妈妈笑了:“你用十分之一的时间,吃了十分之九的饭”。

  一进屋,千姑娘夸张地叫嚷:“鱼——我要我要我要吃鱼——”我笑问:“你咋知道我做鱼了?”那时候,关了火,盖着锅,鱼味没有多么明显。千姑娘说:“我的鼻子好使呗”,很好的一个聊天对手。我问:“你们老师夸你啥了今天?”千姑娘说:“老师夸我,嗯,字写得很好”,我压抑着自己的笑声:“还夸你啥了?”千姑娘说:“再没啥了”。一个上午几个小时,一个孩子夸一句,老师别的啥也干不成。千妈妈回来了,我笑问:“猜三次,老师夸你家孩子啥了?”千妈妈说:“咱俩的收看心得?”前天的那个“小行动大健康”,我替看替写,千姑娘改了几个字。我说:“不是,再猜”,千妈妈说:“问题回答得很好?”我说:“还是不对”。

  难住了?千妈妈瞎蒙:“老师夸你家孩子衣服漂亮?”我说:“老师没那么庸俗”。昨晚的那篇小文章,千妈妈的意思,三百来字,对付了之。这个小学的好些活动,纯粹应景,吸引眼球,网红心态,不务正业。经常地,我这样叮咛:“千千,你要当学霸,还要越学越好,你们学校除了学习啥也重视,咱不能那样子”,千姑娘嘴挺快:“我们校长就是一个学渣,不理解学习的重要性”。千姑娘啥也凑合,唯独那一手破字让人不好意思夸。我大声说道:“千千,告诉你妈妈,老师夸你啥了”,听了千姑娘的复述,千妈妈估计同样的心理活动过程:“你知道老师为啥夸你呢?”转着弯,变着法,千妈妈说:“给你拉票呢,你字要越写越好”。

  拉啥票?竞选班长。这个官瘾还没过够,千姑娘非要下场子趟浑水,“同样的班长,开会的事情,老师让薛KL去;搬东西的事情,老师让我去,凭啥呀?”话锋一转,千姑娘自己找坡下来:“当然,老师也不知道那是开会还是搬东西,好几次那个样子”,千妈妈如此解读:“那说明你的运气不好”。拉票,这么大小的孩子了然于胸,“岳XY肯定投我的票,还要替我拉票;刘JY也保证投我的票,也要替我拉票;我们班的女生,除了那两三个,其他差不多全投我的票……”选票选举这套艺门,不是比谁更优秀,而是看谁更不招人待见。人缘好,咋也不吃亏。要说一年班长有啥长进,到底年齿增长,还是职级加持,一时咋说得清。

  说起岳XY,千姑娘笑道:“其实有这样一个朋友挺好的”。跟谁呆的时间最长,要数这个岳XY,幼儿园即便不算,小学已经五年,以前并不如此腻着那般歪着。我问:“为什么呢?”千姑娘解释:“这种人哪,扔大街也没谁稀罕,啥也不起眼。可是,对待朋友,这种人还蛮忠诚”。这个忠诚度,岳XY存在一个选择性:王JQ和千姑娘,小雨选择王JQ;除了这个例外,小雨对千姑娘可谓忠心耿耿,拉票这种小事哪里用得着打啥招呼。别看小学生,油水分层也蛮厉害。这次的竞争对手,还那几个小头小脑。扒拉一遍,千姑娘颇觉自信地说:“我想没啥大问题吧”。不忍心跟孩子说啥扫兴话,好在千姑娘这孩子,人小心大,真没啥。

  这个班级,班长不是一个人当,而是一个类似“班长团组”的机构,好几个人,凡事轮着来,有事一起来。数了一圈人头,千妈妈问:“你们这不是轮着当,为啥不让那没当过的学生竞选?”千姑娘不管这些,一心想着自己的事:拉选举,当班长。自己那一票咋投?千姑娘说:“老师不让投给自己”,千妈妈出主意:“你投了又谁知道呢?”我说:“那不一定。有一个政治笑话,毛刘同时参加选举,刘比毛多两票,为啥?刘投给自己,毛投给刘。要说也没啥,刘显得没气度”。换了一种思路,千妈妈说:“那你投给最不可能当选的那个人”,千姑娘说:“那也不行,也许那个人最后真当选了”,我说:“真有这可能,大家都那样想呢”。

  前次说这个话题,也是这个过程,千姑娘的反应那叫一个大:痛哭流泪,高声叫嚷,“老师不让我们投自己的票!”彼情彼景,历历如昨;今时今日,情有不堪。谁也免不了学着长大;即使不学,谁也不自意地长大着。到底是好是坏?这话真不好说。首先,社会就是这个样子。任谁同样存在一个适应的问题;重要的是那个适应度,无外乎大或小、早或晚、快或慢,不是什么有或无。其次,争取这个权力干什么。那个薛同学,为的是自己不写作业,千姑娘为的是发挥模范带头作用。这里头的高下之分,实在就是一目可见。还有,孩子收获的成长。陪着孩子一起成长,这是一个过程,既是自己成长的需要,也为增添孩子成长的快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