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欺负  

2016-12-08 21:47:01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时间:2016年12月8日 21:46:44

  “妈妈,我爸又欺负我”,千姑娘告着咱的状,千妈妈前脚一进门的时候。我说:“你家孩子整天欺负我呢还”,千妈妈笑道:“咋欺负你?又要跟你跑百米?”我反问:“咦,你咋这么聪明呢?你家孩子就是要跟我跑百米”。各说各的话,千姑娘热闹地自诉:“我爸让我看水开了没,我也就问了一句,还没走进厨房呢,他就训我一句,我招他惹他了,是我在跑着干活呢”。到底啥事?估摸水烧开的时刻,我指派:“小千,你看一眼锅里的水”,千姑娘边走边问:“开了咋办?”的确这个问题,我站起来往那边走:“你这孩子,啥也不过脑子,那是熬粥的水,你说开了咋办?”也咱话赶话随口一说,千姑娘不干了:“我就问一句不行呀?”

  咱说得轻,千姑娘闹得欢,躲进小屋不出来,外带关闭那扇门。一瘸一拐地走过去,还没碰着门把手,千姑娘从里头打开了。拽着闺女的双手,我哄着:“你闹啥呀,爸爸也没批评你啥,家里啥事你也不操心,说你一句也不行?”千姑娘自以为理直:“那我问了一句,你那样说我也不对。家里不管啥事,我以后也不管了,省得你还要训我”,说着说着,千姑娘补充一句:“你再训我,我跟你比百米”。那天说起啥话,我问:“你家孩子啥时候能帮咱俩干活呀?”吃饭桌子啥时候也不知道擦干净,自己的东西拿起来不知道搁回原处,哪天该不得试着油瓶倒了千姑娘是否出手扶起?千妈妈不无忧虑地说:“帮着干活?二十岁再看”。

  下午三点五十,楼道两声招呼,补测体能两项,主要那个三千米。迎面走过去,小李问:“你能行不?”我说:“估计跑不了”,折返跑要的是速度,这瘸腿肯定使不上劲。老赵说:“你还跑啥?又不是过不了”,顺这句话往下出溜,我说:“那你先给我记一个成绩,我改天再跑”。早八点左右,一齐走进办公楼,张副头也问:“折返跑你咋办?单腿蹦行不?”咱还没有回应,张副头自我否定:“那也不行,你一条腿使不上劲,这条腿也蹦不起来”。这次小意外,提了一个小醒,以后要经常坚持锻炼,无关体能测试,而是健康需要。也是自己大意了,太不拿这种测试当回事。反过来一想,抽筋状态还能三千米跑及格,的确也没啥大不了。

  昨天下午两点半,比平常晚一个小时,其实也是正常的上班时间点,骑至办公楼东侧偏远的路口,小黄提示,最好跟唐副领导说一声,也就是补考实在参加不了咋办。骑车子感觉稍微好一些,咱继续蹬着往前走,医院出具一个卧床休息半月的假条,这还要补考啥。说也一句话的事,一步一挪地上了四楼,先往西十来米,唐领导的办公室在那边。简要地听了两句,唐领导满脸正经地问,十号要报成绩,你参加不了咋办?已经拖着伤腿跑下来三千米,中长跑比拼耐力,咬牙也能啃得动。折返跑比的是速度,我不相信自己一颠一瘸也能及格得了。这些人的脑子被水淹了,不能说这些人的意志被谁阉了,咋真拿任谁的一根鸡毛当令箭?

  午饭间,千妈妈说:“黄主任还让准备一份千千的简历”,我说:“以前竞选那啥的时候,不是已经弄了一次?”千妈妈说:“竞选大队长”。说了好久,昨晚落实,让晚报社黄主任出具一份推荐信,好使与否且不说,没准儿起得了大用。自二年级起,千姑娘陆续发表二十篇小作文,依照日期、版面、篇名、年级的次序,逐个整理出来,当作一个主体内容,千妈妈准备妥当:“再写几句客气话,你琢磨一些词”。昨晚十点左右,表达感谢之意、说明升学目标、讲清恳请内容,也没费多大事,直话直说,实话实话,黄主任很干练一个人,不必废话。当务之急,千姑娘升入一个重点初中的重点班。如果初中这三年抓不住,估计麻烦可就大了。

  昨晚十点零五分,外甥丁丁发送一条朋友圈消息:“谢谢大家今天各种形式对我的祝福啊。一天很忙都没来的及一一回复。16岁了,很开心大家能和大家一起,希望大家也能一直开心呀”。十分钟不到,千大姨评论:“发送前也不检查,显然多了个‘大家’!”四十分钟之后,千妈妈回复:“00后的语言你不懂!”临睡之际,咱补评:“大家、咱家、哀家、人家、你家、我家、上家、下家等词可以指代某人或某类人。这样分析,第一个大家是自称,第二三个大家相当于尔等。”今天午间,千大姨谬赞:“谢谢LBS的专业点评!”这是夸奖话,咱那是解围话,正事还得正说:“其实那段话错的还有另外一处,来得及,不是来的及。再者,段末缺了一个标点符号。仅就事而论,这些不影响语意的准确理解。”也别打击丁丁积极性。

  昨晚六点半,南京朱同学HD发了一张照片,五人的合影。咱也没有特别在意,又是那种周游状态的临时小聚。紧跟着,李同学ZG问一句:“那胖子是?”朱同学回复:“马上胖子来削你”。这有些奇怪了,李同学南京本地人氏,从幼儿园至博士后,六朝古都一站式搞定,咋还有不认识的人?山不转水转,水不转人转。当年的同学咋也不少跟母校联络,李同学算得东道主或坐地虎。打开那张图片,其他几人倒也认得,朱同学左侧前站着邓同学GQ、右侧后王师兄JY、卢同学JF,就是不知那胖子是谁。半小时之后,这个谜底被另外一个李同学XG揭开:刘师兄RF。记忆很快地浮现脑海,草草地划拉两句话。
  “说老实话,JY师兄、JF同学多年没啥变样,RF师兄记得原来不是这个样子。模样倒不见得重要,记住RF师兄除了相近的名姓,还有另外的一个事情。
  南京的夏天很热,那也是南京那座城市的一张名片。学校的管理又严,特别咱们队的规矩更多,比如不许袒胸露背,睡觉必须穿着背心裤头。某年月日,应该临近毕业时节,也是守着二楼东头的会议室,贪图那份大风扇的凉快,八八级的师兄们铺着凉席,睡在水泥地面上。第二天,孙领导集合训话,让大家穿着背心裤头,有的人也穿了,可是穿的不是地方,刘RF,你把裤头穿脚脖子上了,那是穿裤头的地方吗?
  一晃之间,二十五年过去了。很想师兄们!很想同学们!”
  昨晚八点四十六分,朱同学发布消息:“两位师兄已阅”,我回复:“师兄批评的话,你先扛着吧。代问王刘两师兄好!代问卢邓两同学好!也问你好!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