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飞鸣镝  

2016-12-27 19:05:45|  分类: 激扬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时间:2016年12月27日 19:05:45

  “我国hang母编队突破第一岛链”,舆论场又打了一针兴奋剂,必须热闹好一阵子。突破,的确有这个意义,此前咱窝在家门口,如今跑远了几步路。岛链,是一个奇怪的概念。链,用金属环节连套而成的索子,比如,链子、链轨、锁链等。一长溜或大或小的岛屿,究竟拿啥形成一条岛链?一条也没有,咋还第一第二的排上了。这跟陆疆不是一个概念,两个界碑之间的连线,或山脊线,或水中线,即便平原不设铁丝网,也是一条法定线,双脚横跨的意思就是脚踩两个国。冲绳暂归倭贼,台湾是咱土地,“链”得着么?链的不是咱的足或翅,而是思想。边界线或控制线,从来都是火力能够达到的最远距离,以前咱的力臂稍微短了些。

  切香肠开始了。hang母编队首赴西太开展远洋训练。湾仔声言,(沿途)均有预置海、空兵力全程警戒、监侦与应处,吁请国人安心。依照咱们的宪法,湾仔也算国人;依照他们“宪法”,咱们也是国人,看来两个安心,不是一个意思。无论搁在哪个层面,战略、战役或者战术,湾仔的安心有些说大话。作为一种战略武器(系统),hang母依例当属一种国之重器。湾仔想品尝个中滋味,估计也难得很。啥时候话也得两说,一如那种大当量玩意儿,湾仔理应也挨不着边。可是架不住某些人脑子进水,非得拿三峡大坝瞎比划,砸一脑袋大包也跑不了。“兵者,诡道也”,我可以胡来,你不能胡来:说到底,要有一种胡来的本事,否则免谈。

  老外有人这样说话,在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与台湾总统通话令北京感到烦扰后,台湾海峡两岸关系再次紧张,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进行了此次训练。写某人事迹材料,有一个难点就是拔高,很普通的一个人,很平常的一件事,咋能写得不一样。这是一次年度例行训练,官方啥时候也这样说话。非得安插一个背景板,老外用心不纯,而且基于一种踩低的心态。好比一个饱受欺侮的老农民,生养了三五个儿子。邻居两户当年的地主老财,家道不可遏止地趋于败落下滑,冷不丁地瞅见老农儿子不知啥时咋长那么大个头?这时候,担心害怕也晚了。换一个角度,老农儿子一天一天长大,又不是卡着别人家境好赖而调适自己的长个速度吧?

  八天前的那个下午,南京张领导问:“从东北亚往南数,一直转到东南亚,哪里最有可能打一仗?”按说这是老肖的专业领域,答起来不费吹灰之力。老肖的同事兼老师的那个大王,整天靠讲这个四处刷脸,赢得一派声誉。老肖笃定地说:“日本,最有可能打的就是日本”,末了,一番虚套之后,张领导说:“要加强战略指导下的专业知识学习”,这个否定狠了些。一圈数下来,爆底最低的是朝鲜半岛,咱们控制也很得力,尽在掌握之中,孙猴子翻不出如来佛手掌心。爆力最强的是湾仔,战则洗涮累世之辱,胜则开辟数代之基。爆面最广的是猴子,几乎陆海空全般火力开打,而且胜券在握。最该揍倭寇,最后揍倭寇,先不着急。

  1957年11月18日,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,老人家讲话:“现在我感觉到国际形势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。世界上现在有两股风:东风,西风。中国有句成语: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。我认为目前形势的特点是东风压倒西风,也就是说,社会主义的力量对于帝国主义的力量占了压倒的优势。”1963年1月9日,老人家诗话:“多少事,从来急;天地转,光阴迫。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四海翻腾云水怒,五洲震荡风雷激。要扫除一切害人虫,全无敌。”后来的形势发展,有一些急的成分,更一些偏的动向。直到出现一个什么局面呢?第一面红旗黯然坠地。那时候,西风甚至自以为有压倒东风之势。

  走夜路,吹口哨,给自己壮胆。还是老人家说得更加形象生动,那首词上阙这样写:“小小寰球,有几个苍蝇碰壁。嗡嗡叫,几声凄厉,几声抽泣。蚂蚁缘槐夸大国,蚍蜉撼树谈何易。正西风落叶下长安,飞鸣镝。”单说一个“鸣镝”的典故。中土初定之时,汉高分封之际,头曼单于欲立少子,变着法子地要杀太子冒顿,给小儿子腾位子。冒顿制作一种鸣镝,靠近箭杆钻开一个小孔,箭迎风急飞的时候发出一阵锐响。训练部属骑射,冒顿下令:“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,斩之!”头一次,冒顿以鸣镝射自己的好马,不敢射者被处死;第二次,以鸣镝射自己的爱妻,不敢射者被处死;第三次,以鸣镝射单于的好马,左右都搭弓射箭。

  第四次,冒顿的鸣镝射向谁人?答案很清楚,头曼。公元前二〇〇年冬十月,情况不明决心大,高祖抢先一步抵达平城,余兵未能尽数跟进。这下坏了,冒顿四十万骑兵围困白登土台,内外不交通,生死两茫茫。这时候,高祖“用陈平秘计,使使间厚遗阏氏”,也是天不亡汉家,另外两股友军没有依约而至,冒顿解围之一角。当时,天降大雾,掩盖了这些汉使的往来。也是呼应那个“秘计”?后人有解,“以其失中国之体,故秘而不传。”难道,老天也看不过眼了?今世今日今时,又是一个新的转折点,“文王一怒而天下安”,谁想细品鸣镝的滋味,估计还得费心地争取,嗡嗡叫指定不管用,hang母那么喧闹嚣张,怎么可能听得见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