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动员  

2016-11-20 14:52:05|  分类: 风言风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6年11月20日 14:51:44

  人之初,性本善。三字经的第一句。啥事不也得两说?善,的确是好。春节常用的对联,“向阳门第春常在,积善人家庆有余”,既是自矜,也是期许。不还有一句,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。既是比喻,还以马论。圣历三年(公元700年),吉琐奏事,准备援古引今,武则天大怒:“卿所言,朕饫闻之,无多言!”举了一个例子,“太宗有马名师子骢,肥逸无能调驭者。朕为宫女侍侧,言于太宗曰:‘妾能制之,然须三物,一铁鞭,二铁檛,三匕首。铁鞭击之不服,则以檛檛其首,又不服,则以匕首断其喉。’太宗壮朕之志。”武则天自涂政治胭脂,才人不是宫女:唐承隋制,才人五人,正五品。即,享受地市领导待遇,另有任务。

  选人用人,经常写或看的一个关键词。实际上,谁也替别人打工,处于一种被人选和被人用的状态。吉琐这个人有才能,能干事;有谋略,能谋事,被武则天委以腹心,视作极亲近的人。正月某天,当着武则天的面,吉琐与武懿宗争功:吉琐身材魁梧,武懿宗五短矬矮;吉琐能言善辩,武懿宗笨嘴笨舌;吉琐声气凌厉,武懿宗抠抠缩缩。这是怎样的一种即视感?相声的一捧一哏或许如是。可惜,武懿宗姓的是武,武则天的武。看了眼前这一幕,武则天非常不高兴:“顼在朕前,犹卑我诸武,况异时讵可倚邪!”由是,指这是一个转折点。口述那件小事,武则天说:“今日卿岂足污朕心首邪!”污指改变。吉顼惶惧流汗,拜伏求生。

  这个转折点,并非吉琐催生而成。武则天很老了,忧虑自己身后事,考虑交接班问题。先年腊月,没几天的事,赐太子姓武,改李姓武。这还不算完,要求太子、相王、太平公主等诸李与武攸暨等诸武撰写誓文,在明堂,当众面,告天诉地折腾一个仪式,铭记铁券,藏于史馆。这跟小孩子赌咒发誓,“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”应该没什么区别吧。立子?立侄?一个重大政治问题。每逮着机会,狄仁杰非得说几句,强调立子的重要性必要性紧迫性。武则天一句话 “此朕家事,卿勿预知”打发了之。宰相有责还得有胆,这事谁也不敢瞎掺和。史载吉琐似乎发挥一定作用,估计是胡乱猜测。李武的夹缝,谁敢不拿捏妥帖?那时候,武则天多选美少年为这为那,或许吉琐无非仗着“魁岸”,看着比较养眼,一枚小鲜肉而已矣。

  流毒,一个动词意,毒害流传,比如流毒四方;一个名词意,流传的毒害,比如肃清流毒。全面指横到边,彻底指纵到底,一则极言广深,恶贯满盈,二则除恶务尽,不留后患。前天下午三点,吴老三宣读一个方案措施,当作落实的要求,四大类,二十二小项。石老大动员讲话,又讲了三大点,包括四点重大意义,包括四项总体部署,包括三条责任要求。其中有一点,坚持眼睛向内,刀口向己。起初咱以为此事不关己,这下不行了:咱也从那个政治雾霾天走过来,也是一个受染体,存在消毒的必要;也是一个局内人,存在查摆的必需。一朝天子一朝臣,难道咱们依旧走不出这个周期率?况且,这样大呼隆的运动模式,真管用?

  先自查自纠。照镜先照己,搓泥先搓咱。花钱汗蒸的目的,不就为了红脸出汗么?大学毕业之后,被分配东北某地,徐老二赴京履新不久,间隔一年稍多。背靠大树好乘凉,谁没这种心理?那是一棵大树,而且也是咱存在一丝攀附现实可能性的最大一颗树。一次人生扳道,自己驶入一个新方向。此后多年,不时泛起一个念头,假如当年如何如何。此刻粗想,真要如何如何,咱岂不就是被全面的重点、被彻底的焦点,绝对钻进被肃清那个圈子。另外一个,郭老大,咱也有一种勾连心态,大老乡,隔着一条河,连着一渠水,山不转水转,人不亲水亲。很长一段时间,一个老领导,一个老乡党,咱当作一层政治胭脂,时常自涂两下。

  权力是一个好东西。问题是,要那个权力干什么?扪心自问,假如不贪不占不谋私利,当官的瘾或许剩不了多少。非要说自己为人民服务的话,干啥照样能够实现这个理想。想起一件事,徐老二当年经此短停,一个点接一个点地转着看着听着。别外一个领导,如果也是副国级,等在西北不远。那边秘书一个一个电话催,这边秘书一次一次言语促,石头非不让那行人离开,还有这那没看完,那些内容录制十五分钟视频,呈送北京以求阅示。还有哪年,郭老大途经此地,进不进这个院子,咋也敲不定。真来,没啥必要;不来,稍有损失。郭老二视察某同类大院,占据次日某报版面。郭不来,可能挤不上去。于是郭来了,晃悠几分钟。

  内举不失其子,外举不失其仇。除恶务尽的另一面,举贤,“用一贤人则群贤毕至,见贤思齐就蔚然成风”,举贤务全,各安其才;举贤务尽,各任其能。凡事皆有苗头,当年某事,两个同类职岗,被今上亲自调换,分明就是斩断那些盘根错节的勾连。可惜,好些人当作一次临时起意而理解或一则个案而搁置:不碰自己小圈子,事不关己;不伤自己小利益,高高挂起。作为一个默认圈内人,作为一个既得利益者,领导们自己在哪里?高高地扬起全面的鞭子,欢欢地摇起彻底的筛子,难道真的是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”那套逻辑?吹尽黄沙始得金,吹得过程难免泥沙俱下。更可恶的是,领导有意搅浑一池水,掩护自己过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