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构思  

2016-01-05 22:43:14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6年1月5日 22:43:10

  闹表咋还没响呢?六点十分,睡醒了,犯嘀咕。再一看设定的时间,六点一刻,还有到呢。昨天偶发一个错乱,计划地买煎饼,被我多睡几分钟而未获执行。今晨的早饭,两块枣糕,昨晚提前买妥。听见我的动静,千妈妈叮咛:“你先把饮水机打开,给咱们冲东西喝”。等我进入西卧室,千妈妈右卧侧躺着,千姑娘右卧侧躺着,一大一小两只虾米的样子。举着手机半扭身形,千妈妈问:“千千,你看这吃的你要吗?”一揉眼睛一骨碌,千姑娘赶紧盯着屏蔽细看。我笑了:“你这个小吃货呀,这么容易被骗?”逮空掰着豆角段,我再次确认:“不搁五花肉片?”千妈妈说:“不搁,要素”,千姑娘睁大眼睛:“不搁肉?”我保证搁盐。

  昨晚十点捎多些,两手拎着东西,我不便自掏钥匙,右手背轻轻地叩击房门,梆梆梆,第一次;梆梆梆,第两次,千妈妈的声音穿梭门隙而出:“听见了,等着我擦干了脚”。右的两个袋子交给左手,我打开了房门,千姑娘双手各抻着一只袖子,伸展着一件秋衣,嗖嗖地跑进客厅。我问:“你跑出来干啥?”千妈妈代答:“急着给你开门呀”,这个小东西想多了,我笑问:“你光屁溜,我没见过呀?”千姑娘嘿嘿笑着,转着衣服继续发挥其遮掩功能,跑进了西卧室。话虽这样说,理也变化了。咋说孩子长大了,小小脸颊长了几丝羞羞肉。反过来再看,咱要注意自身言行,不可太随意。这点千妈妈值得学习,分寸拿捏好,边界掌控准。

  搁好手里的东西们,柚子、豆角、枣糕、一口酥各一个袋子,有些放进厨房,有些摆在茶几,我问:“作文发了没?最后一段改那俩字没?”千妈妈说:“发了,我觉得你写太好了,一个字也没必要改”,忘了忘了呗,咋这般舍得下嘴夸我?千姑娘的那篇年终总结,我改出一个多用版本,不受“时光飞逝,斗转星移”的影响。修改,不是代笔。还是千姑娘的那些要素,我重新编辑整理,跟小丫头同步思考,为小丫头提供模板。昨晚,我提议:“那个花一样的同桌,你啥时候写呀?”千姑娘说:“我要写出来,我同桌还不打我呀?”有那么严重么?能够进入别人的文字,也是一种极好的存在方式。我如此回应着:“你先写,小练笔”。

 前几天,千姑娘话里这般说:“姥姥,我那个花一样的同桌,举着水壶这么喝水,噗的一声……”噗的一声,千姑娘满嘴饭粒喷了千姥姥一头一脸。左手抹着脸,千姥姥无奈笑道:“你先把嘴里东西咽了再说话,这样你咋带得出来?”千姑娘这种场面人士,咋也干这种上不得场面之事?指着千姥姥头顶发间,我说:“千千,给姥姥弄干净,你这傻孩子呀”。陪伴孩子一起成长,是一个愉悦身心的过程。说起我第一顺位出场的悲情境况,千姑娘坚决地说:“不管第几个,也要争第一”,我斗志激扬?辛弃疾《丑奴儿》,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,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而今识得愁滋味,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”

  停下筷子,千姑娘认真地说:“妈妈,你再给我生一个弟弟吧”,谁谁谁被自己弟弟骑车子驮着,千姑娘羡慕坏了。我接着话茬:“压力太大”,千妈妈笑应:“我俩现在生一个,等你弟弟驮得动你了,你也用不着你弟弟驮了”,千姑娘也说:“嗯,比我小那么多,咋驮得动呀”,我说:“这没问题,十四五岁指定驮得动你”,千妈妈说:“你二十六七了,背得动你的人也该有了;不行,你别找那些只有自行车驮你的人……”“嫌自行车咋啦?”瞥了一眼,我痛说革命家史:“那时候接你妈妈下班,来回三个小时,穿城一日游”,千妈妈往回找:“坐车子也是一种幸福!”千姑娘小坏地笑道:“我妈妈脸红了”。千妈妈嗔怪:“我替你爸脸红了!”

  千姑娘双手经典地支着下巴发呆,我问:“你想啥呢?”千姑娘说:“我构思呢,咋写我同桌呀”,我说:“那还不一抓一把好玩的事?”聊起学习,我说:“象你这么大,你爷爷奶奶检查不了我的作业啦”。午前,小丫头划了一张简图:“爸爸,你会做这道题吗?我搁桌子上了”,敢情这考我哪?拿起来仔细端详,认真的揣摸再三,我依然犹豫不定地瞎蒙:“9?”极不肯定的口气。千姑娘很干脆地回道:“对,这是一道比例题,我算错了”,我蒙对了?千姑娘有这个潜质。晚饭中间,千妈妈提醒:“你今天的微信还没发,要么拍你做的数奥题?”提及一个小女生,千妈妈说:“学校的数学,那谁还不会,看你数奥咋评论?”这不气人么?

  下午四点半,又一个临时小会,传达什么教育实施方案,自今天下午起,每天下午一项内容,又是听课,又是讨论,整天想不充实也难得紧。看清新形势,跟上新节奏,适应新常态,不得再加一句“做出新贡献”?换了一个新的顶头上司了,还没有开春之后的培训任务,折腾这些没用的事干啥呢。据说石啥小婆婆驾临东隔那边的院子,这帮头目找上门请示工作,受领一项闲差,组建一支接收小分队准备晃悠。说起前几天通报某事,两个人一瓶白酒,一个人喝啤酒,喝了这场,转战他地,其中一人喝出事了。辽宁那边,胡乱地报了一个病故,被揪住小辫子。那层量级,举手投足皆政治:“不能说,可不能说,非常不能说”,就这样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