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大  

2016-01-29 19:20:38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时间:2016年1月29日 19:20:38

  “老大”,这个怎么弄;“老大”,那个怎么弄,一口一个“老大”,张YQ轻声细语地说着话。“老大”,指千姑娘。要说年龄,张YQ更大些,几个月吧,千姑娘称之“Q姐”。要说属相,两个小丫头差出一岁。昨晚七点半,张YQ应约而来,两个小丫头同吃同睡,没有同学习,昨晚抱着平板电话看电影。这还不够,千姑娘竟然提议,哪天再一起看鬼片。那时刻,千妈妈跟着热闹:“那你俩看吧,我和你爸爸回去一整宿”,千姑娘赶紧收回自己说的话:“那我可不敢”。就那个小胆,还看鬼片呢?曾经,千姑娘这般解读:“我知道两个人谈恋爱为啥爱看鬼片?女孩一般胆小,吓着了往男孩怀里钻”,我笑问:“假如那男孩胆子更小呢?”

  我不爱看鬼片,并非自认胆小。有些时有些事,不必强充那个傻大胆。纯理性的角度,我自然晓得那是虚的假的技术效果。有句老话,生处的水,熟处的鬼。那些有鼻子有眼的鬼故事,小时候听太多,不可自抑地往其他地方多想。比如,隔着一条不宽的河,东边有一片坟地。经常听说,邻人谁能够遣鬼取物,想吃啥能吃啥;还有五鬼抬轿,想去哪能去哪。还有一种道行,在坟地接连呆七天,能够遇着鬼,怎么施法术可以驱鬼。很长的时间,我不敢目视那个方向。还有一段时间,时或夜晚骑经一条南北路,两边的玉米地刷刷作响,分辨不出那是风声,还是啥声,再想着那些曾经的人和事,心不蜷缩一团那是假话,自己依旧欣然。

  一张不大的餐桌,那种折叠式的简易方桌,我坐在西北角的位置,斜冲着千姑娘。示意把着北头的那里,千妈妈说:“你坐正了吧”,我没有挪动椅子,三口两口地吃罢早饭。六点半,定好的闹表响了,我起身出门,今晚摊煎饼。天阴着,人冷着,匆匆地骑至北门外的小摊。六点五十一分,递给四枚鸡蛋,摊了三张煎饼。昨晚说好的事,摊煎饼图省事。做其他的早餐,人家小孩子爱不爱吃还是一个问题。我进屋的时候,千妈妈叫那俩小丫头。没费啥工夫,很快地围坐桌边,千姑娘吃饭速度明显加快。看来,还是那句话,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。一事未了,一事又起,张YQ提议:“让千千在我家也睡一宿吧”,这俩小丫头好得不行。

  九点二十八分,拨通那串号码,背景嘈杂,小姨的声音提升八度,说自己在我舅家坐席。突然之间,我明了原由,三舅的女儿今天伺候添箱。这是一个老词,添箱,旧时女子出嫁,亲友向其家赠送礼金或礼物。昨晚,父亲说起这件事,自己明天搭礼,又得花一笔钱云云。三舅的闺女远嫁山西,父亲的话意,大舅也去,二舅也去,希望我能够陪同前往。要说距离远近,这边似乎更近些。当作一项任务,舅家的事情自然要紧;看作一个提议,我觉得咱的作用几近于无。老家的事,古时的礼。姑家的重要性,半点儿不抵舅家,因为舅家就是外家,姑家那叫外姓。没说几句话,小姨问我有事没,我急忙地收住话头,这时候最好啥事也没有。

  大表妹出嫁,十六年前的这个时节,我记得很清晰。那时候,每年数次回家;那年头,春节必回老家。大老远地回了家,拎着一个不大的行李包。前脚踏进门,前后没多久,不知为了啥事,父母和我吵了一气,我按不住心头的火,拎着箱子准备返回。可是,家里没谁拦咱截咱,心底的犹豫很快地化作内心的坚定。途经舅家,也算打一个辞行的招呼。大舅不干了,坚决让我留下,给出的一个理由就是送大表妹出门再说。事情还在眼前,人已阴阳两隔。母亲亡故一年多了,三舅的三周年早过了。人,活着到底图啥?如果时光倒流,返回那年那时,还为几句口舌之争而大光其火?我想,指定不可能。回家,根本不是为了吵那嘴,真的。

  昨晚八点多,抻着棉衣的拉链,我说:“张YQ,千千吃的东西,你可以随便嘱;千千玩的东西,你可以随便玩,跟在自己家里一样”,张YQ答应一声,俩小丫头玩得不亦乐乎,千姑娘仰着小脸笑眯眯地看着我。昨晚临睡前,千妈妈说:“跟张YQ玩,咋也比跟岳XY玩好得多”,我附和:“是呀,少跟岳XY玩,不是说了多少回,而是说了多少年,你家孩子非不听”。无意干涉孩子的自由,哪种自由更有利而已。岳XY整天装小,仅比千姑娘小四十来天,前说后不算,咱家丫头整天吃着闷亏。嘴里叫着老大,可以视作尊称,张YQ这孩子比较大气,千姑娘也不小气,难怪两个小丫头合得来。俩孩子呆在家里,倒比一个更省心。

  下午一点五十二分,我说:“你家孩子给我打你的小报告”,千妈妈问:“说我啥不好的话了?”中午,千妈妈一干人等吃年饭,我和千姑娘简单地对付一顿。忘了说着啥话,千姑娘冷不丁地言道:“我妈说了,假如不是因为我,早不跟你过了呢。我觉得我有一个重要作用,就是给你留住这个家”。或许应了那句老话,女人嫁谁也后悔。我问道:“这啥时候说的话?”千姑娘解释:“你不在的时候,就我在车里”,最近这一年的某天?听了我的复述,千妈妈笑问:“你该不是整天盼着哪?”至少,我没有那么说。当时,继续和千姑娘闲聊,我这样说:“只有让自己优秀,然后遇着跟你差不多优秀的人,这是一个结果,也是一个过程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