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照办  

2016-01-27 22:43:23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6年1月27日 22:43:11

  “爸比,妈咪,我起床啦”,千姑娘欢乐地叫嚷着。那两个称为的发音,大概就是把鼻、马迷,声调再婉转一些,尾音再拖沓一些。千妈妈解释:“你家孩子本来不想起来,一听早起吃煎饼果子,让我记着叫呢。这还等着我叫,自己起了就”,我解脱那件棉衣:“这么喜欢吃煎饼果子?那我每天出门买一趟,咱吃得起,爸不怕冷”。千姑娘不必急吼吼地赶着上学的时间点,生活的节奏顿时减速慢行。临睡之际,我定了六点零五的闹表,千妈妈提醒:“你六点半起来吧,千千又不上学”。这下倒好,六点四十多,我出了家门。不过还好,远远地看见摊煎饼的女人站着闲聊,转眼之间摊好两个煎饼。一来一回,十分钟稍多的样子,挺快。

  吃啥东西,好慢且不说,图一个干净。咱啥也注意,千姑娘不甚讲究。吃了一半的煎饼,放在那个包装袋的外面,不管是脏是净。首先声明,那纸袋保证不干净,因为搁在一个塑料袋里拎回来,而那个塑料袋子曾经装着几个苹果,岂不又跟多少农药直接勾连?凡事架不住这般琢磨,千姑娘似乎不管不顾这些普遍联系的观点。稍早的几分钟,那个袋子装着三枚鸡蛋,更不必多想。为啥那样装鸡蛋?这不是一句废话。此前,鸡蛋装自己衣兜,简单又方便。前次,往外掏鸡蛋的时候,抓了一把稀汤,一枚鸡蛋碎了。也是这件棉衣,赶紧地洗了出来,千妈妈还不明白到底为啥那么着急。叫得热闹,吃得冷清,半张煎饼,千姑娘还剩一半没吃。

  下午五点左右,老邓推门而入:“你最近忙啥呢?”这是一个前奏,紧接着就是派活。老邓是那种泰斗级人物,即便张头也尊称一句“这是我们的龙头老大”,而且当着更高领导的面如是说。我急忙起身:“没忙活,装一台机器”,指重装操作系统。老邓也没二话:“那你到我屋来一趟”,一扭头,一转身,走了。这是一个电话的事,老邓亲自登门,所为者何?给足咱的面子。拿着一个笔记本,我急步追了过去,前后脚地进了偏西的那个屋子。时隔一年,还是那活,我说:“不见你说,我也不敢瞎问瞎催,收集资料,等着消息”,摆出先期研究成果,老邓简述着纲目要点:“就咱俩写,出一本专著”。质量自不必说,时间仅两三个月。

  昨晚一个酒场,老邓喝得很尽兴,频频举杯。末了,我陪着一路往回骑,防着出啥意外。如今这种风口浪尖,万事最好小心为上。骑经院内公园南侧,老邓说:“风物长宜放眼量,咱们这种单位,今天是领导,明天是群众,好好干,没问题”,这话确有所指,倒也不足外道。我这般应接:“也就是凭着这句话,咱还能坚持不懈地努力”,久旱必雨,老大爷不饿死瞎眼的家雀,说的也差不多意思。老邓喜欢干事,也喜欢干事的人。假如不是五年前的断崖式调整,这个小环境不至于如此。我返回自己办公室,接收那边传送的一些资料,老邓不忘叮咛:“要抓紧”。今天上午,自己铺开一个摊子,与这个题目具有一定的关联性,只好后延。

  福无双至今日至。此语不假。下午四点四十一,老张一个电话:“你再写一章,我好让你当第一副主编呀,行不行?”别人带着咱玩,这不算啥坏事,我痛快地答应了。二十分钟之前,楼道遇见老张,谈起一本书稿的撰写事宜。我毫不辞让,认领两章稿子的任务。假如事先知晓老邓的急活,我是否那般应承呢?估计不可能。这里两个原因,一是谁也得罪不起,让别人说咱好,事事不得求全责备?假如别人说咱差,一事不好也就足够。二是时间可以错开。老张的活,五一之前交稿;老邓的活,三月中旬差不多,稍微顺延也没啥,咱最好卡在三月初的样子。总体没什么,整理心情,调整状态,每天定好工作量,完成起来并非不可能。

  上午八点半,拿着一页纸,张副头问:“你要写的题目是啥?”我诧异地反问:“这不是你应该定的事情吗?不但题目,包括一级标题,也就是章,还有前面的那个帽,这是主编的活”。谁也不是生瓜蛋子头一回,张副头说:“以前他们不都这样,各人报题目,然后分头写”,我说:“那是别人的时间充裕,你不三月底想出嘛。前期工作不扎实,你后头且修改着吧。我给你讲的是一个标准程序,别人咋样我也不评论”。似乎琢磨出来此间的道理,张副头竟然依照我的意思办理。那是一个倔驴,真的很不容易。老邓发送第二、三个文档的间隙,张副头发过来那章书稿的纲目要求,二月五号提交初稿。咱也算整天坐居帷幄,到底咋运筹呢?

  晚七点半,千姑娘语带哭腔地问:“我写些啥呀?”我登时火大:“滚一边去!你别写了”。猫在家里,整天干些啥,我也不明就里。好几天,我询问:“你写作文了没?”实际就是催促。提起一个好消息,千妈妈说:“孔记者给我打电话,跟我说报社的黄主编很喜欢你家千千的文笔,还有拍照的视角,今年评了千千当优秀小记者,三十一号领奖,还得借别人家的孩子呢”。借着这个喜气,我说:“千千,你今天准备写些啥?”千姑娘横竖一个腻歪,满脸的不高兴。我说:“你这样想,假如我让你拿着手机上网玩游戏,你指定开心。为啥我让你写作文,你那么难受?而且,写作文比玩游戏肯定重要得多”。理不说不透,说透得照办吧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