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讲座  

2015-10-11 22:24:57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10月11日 22:24:57

  八点十一分,千妈妈说:“我准备走呀,你自己估摸时间”,我前脚还没踏进办公室,看来喝一口水的工夫也没了:“知道了,我这就下楼”。距离不算太远,一脚油门的事。自己人站路边没啥麻烦,千妈妈车停道旁不甚方便。今天起得不晚,忙得出门不早。生活比作一篇文章,每天写着差不多文字,重复的内容占据大量篇幅,然而又不是抄袭。今天有一临时活动,陪千妈妈听一堂小升初的公益讲座,据说九点至十一点。这一个上午时间,其实另有安排。八点二十二,我收住前往西大门外的脚步:“你开进来吧,我在大门里头等着”。几乎我站停大门里侧大影壁东南三五米远的地点,千妈妈打着左闪斜穿马路,稳稳地开往西门这边。

  不是自己偷懒,横穿马路的那几步路也就分分钟而已。八点二十一,老许一个电话,给我捎了一些保定特产,搁在游泳馆前面的门房那里。推辞没啥必要,正常的人际交往不是庸俗的人际关系。我坐进车里,千妈妈笑问:“保定有啥特产?槐茂酱菜?”这里有啥特产?熬大锅菜?牛肉罩饼?我回应:“保定还有驴肉”。说笑之间,车停那边。走至近前,我问:“我取那谁搁这里的东西”,门房笑应:“说搁这里,还没搁呢,人在停车场那边”,指着不远处的方向。老许打开后备箱,拎了两个礼品盒,一个酱菜,一个驴肉。道谢之后,不敢久留,千妈妈打一个左转向,开出东大门。一路东行,车停道边,我俩步行百十米,旁听讲座。

  老许,老乡,去年代职期间认识的一个朋友。昨晚,老许整一酒场,我应邀作陪:“还是我别去了吧,如今我又不喝酒,喝茶水喝饮料也不好看”,老许非说:“你喝茶也没啥,坐那里吃就可以”。还想邀请老张,人家一晚两场,只好改天我作东再约。六点出门,九点回来,那“水”喝得胀肚。这回见识了,酒桌喝水,真比喝酒更累,被敬被动,敬人心虚。或许,自己道行不深,喝着喝着也就习惯了。不喝酒的一个理由,陪吃陪喝,简直就是浪费生命。自己一天点灯熬油地加班,每天挤出来两个小时,又眼睁睁地被陪吃陪喝浪费了。六点出门,九点回来,三个小时没有了:我直接疯掉算了。陪酒,难道真的也是那啥舍命相陪么?

  到得不早,坐得偏后,贴着南墙,黑板朝东。讲者是一位年岁略小的女子,旨在推介自家的微信公众号。一个小时听下来,有用的信息不多,归结起来两句话:一是整套完整的学籍档案,二是孩子学习必须拔尖。所谓的这问题那问题,归结起来还是成绩说话。悲哀哪悲哀!我习惯地书写笔记,千妈妈说:“别记了,我拍幻灯了”。好记性不如烂笔头,记也是强化听的过程。拍的那些照片,几时翻出来再看?况且那些内容,公众号指定汇总更详细的资料。身处一个信息时代,更要的不是信息本身,而是那泛滥成灾的信息如何理解消化进而形成自己的认知结论。别的家长围着咨询事项,我和千妈妈相跟着出屋,了解这家学而思概况。

  “吃饭的时候,不(事)说事”,千姥爷提醒着,我憋住话头,不再挫削千姑娘。一道数学题,涂刷房屋,给出墙壁的长宽面积,给出门窗所占面积,给出每平方米所需涂料,给出每桶多少涂料,计算需要多少桶。单位面积的涂料用量,用以计算总用量,这是一个乘积关系,千姑娘写作除号。一句轻飘飘的“我写错了”,似乎无以回应这个问题。我耐心地讲解,最好一步一步规范列地式子,每个数字最好带着单位,而且单位也要参加运算。千姑娘又来了:“老师让我们列综合式子”,我有些火大了:“你列得正确也行啊!我这教你咋分析,你跟我急啥急?我讲两遍了,你给我讲一遍”,千姑娘摇头却道:“我不会讲”,这算咋回事?

  下午数奥课,六点整出发,千妈妈说:“千千,你必须真懂了,不能这题公式套对了,觉得自己会了”,我插语:“公式咋来的,也有一步一步地弄清楚”。午饭之后,我再次发急:“那道题,我特意写了怎么回答,你不懂得自己顺便改了,等着我再训你一顿?”问题用“只”,千姑娘改作“个”,表现一种强烈的自以为是的作风。我说:“传达圣旨,要掉脑袋;传达命令,要死人了,河南两个地方,一个泌阳,一个沁阳,一南一北差七百公里哪!”看着后座的闺女,我平和地说:“你要明白一个道理,成功成才说到底是你自己的事,你能接受自己失败吗?”千姑娘摇着头,含着泪,我硬心肠地说:“我们能接受,有些事我们急真的没用”。

  下午六点差两分,宋同学问:“这是哪里的风景?”十分钟之前,我发了两张照片:西山晚照和碧水静流。过了一刻钟,我回应:“那不是哪里的风景,随手拍的照片。第一张,镜头略微偏移就是我家住的地方,那一线夕阳西下的远处就是太行山。第二张,不是一条河流,那是南水北调的干渠”。这几天,偶尔口称国际庄,我特地解释:“国际庄,是一个自嘲词汇,当然也有励志因素。这里修建什么狮身人面像、天坛、卢浮宫等,大有一股足不出庄看遍天下的大气势,那是一个影视基地的人靠景点。还有一个长得很像布达拉宫的建筑。夏同学不以一万里为远,不以五千米为高,上高原,爬雪山,莫不如前来国际庄,一庄看天下”。

  这时候,夏同学冒了出来:“我以为做了国际庄,准备以后跟刘同学混了”,我懊恼地言道:“我多说了两句废话又”。之前,包括那两幅照片,我占了四行;之后,又多了那两段闲话,我分隔夏宋二同学之间。当年,夏追宋未果。记得咱不避一枚大号电灯泡的嫌疑,陪着夏追宋。到底同学情真,还是自己人傻,这事呀。夏同学说:“都是老同学啦,多年相知的,没什么了”,我说:“我有些不相知你了,还是我更傻了?”夏同学道:“深奥,不懂”。此刻,宋同学说:“刘同学一直博学多才,口才还是无人能敌!”敢情人家私底下聊着呢,我长吁一口气:“这下好了,我放心了。博学,装的;多才,假的;口才,贫的;无敌,同学让的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