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西市  

2015-09-30 06:26:58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9月30日 22:26:58

  “李白一斗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。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杜甫的四句诗,以古文的版式镶嵌于壁:这里就是大唐西市。据史料记载,西市建于隋代,兴盛于唐。西市位于唐长安皇城西南,朱雀大街之西,汇聚酒肆、衣行、药店、古器、珠宝、铁铺、艺伎等二百二十行,商铺万余家。别人写李白,李白写别人,“五陵年少金市东,银鞍白马度春风。落花踏尽游何处,笑入胡姬酒肆中。”西市繁华,盛极一时。偏偏入口摆放一船,大书“遣隋使”意似注明西市久远:不说画蛇添足,也算狗尾续貂。大业四年(608年)三月,倭王遣使致书:“日出处天子致日没处天子无羔。”隋炀帝不悦:“蛮夷书无礼者,勿复以闻。”

  特定的历史年代,特定的历史事件,特定的历史环境,特定的文化冲击,我依旧被深深震撼。一圈转下来,大唐西市博物馆,位于右手不远的地方,主要展示西市遗址、反映丝路文化;国际古玩城,就在眼前的巷子深处,看得见一些商铺,没有闲逛的雅性,藏宝、鉴宝、淘宝、亮宝这几样咱啥也不沾。丝路风情一条街,时近中午,街巷少人,偶遇一女子塞给自己一张宣传彩页,走不远又被随手搁进一个回收箱。据说每年春节的文化庙会,这里举办民俗文化活动,整个就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。这是一个井字型结构、九宫格布局,历史尘烟的微光,化作现代文明的灿烂,仿佛闻到了美酒阵阵飘香,仿佛听到了驼铃隐隐回响。

  左转进入一家商场,什么都是搭台,经济那是主角:这是文化的悲哀,还是时代的悲哀?没有了“挥毫落纸如云烟”的风逸,没有了“斗酒十千恣欢谑”的狂放,西市不就一条普通的商业街?西市称作“金市”,因为西方属金。自然地,东市应为“木市”,因为东方属木。“可怜身上衣正单,心忧炭贱愿天寒”,却是另外一番景象。任何文化,脱离了人本身:文啥呀?化谁呢?约定一个时刻,只有且等且熬,不停地看时间没啥用处。在这里,买了两条短裤,显得不那么文化。不过,每条那么贵,似乎又很文化。这年头,啥一沾文化的边,转眼之间也高大上起来了。第三次说好的时间,又不知不觉跑远了。心忧,不是白居易那个“衣正单”。

  等了很久,等待期间解决了一顿中饭。地下有一层专营餐饮,这种吃喝玩乐购的大型商场,想着法子地变着花样地掏着自己上帝的腰包。话说回来,不在这里吃饭,也在那里解决,饭钱左右不得花?魏家凉皮,很喜欢的一家小吃店,点了一份凉皮、一个肉夹馍和一碗南瓜粥,二十来块钱。去年的秋天,比这时节稍早些,午后的斜阳暖暖地照着,比这偏东的地方,应该那个东市的西北方向,火车站正冲的那条路往南不远的地方,也是一处魏家凉皮门店。当时点了两份凉皮,吃了一份,带了一份,味道特别香美,想吃而吃不了。这次,南瓜粥也不错,肉夹馍也不错,吃饭有时吃的是心情。也没四下闲走,仅在楼内小转,反正地方挺大。

  下午一点二十,我回应:“坐车睡一觉,在西稍门这边,城西”,那是千妈妈午前一句问话的答复。紧接着,千妈妈又问:“我去过没?我帮你订一个住的地方?”我说:“(你)没(去过)。不用(订地方)了。天(气)不好,雾霾天气”。那是四条消息,省略的字偏多,千妈妈后来给我一条罪状,“给别人一写那么多,给我一个字两个字的对付着”。下午四点二十二,千妈妈又说:“晚上还回去吗?怎么感觉你那么可怜哪,一个人转,要么早点回来吧?我给你查看还有早些返回的车票没”。回家一件正事,半天时间足矣。父亲每天闲逛不在家呆着,偌大的房间我整天猫屋里也不象一回事。还不如呆在城里,权当给自己彻底放一大假。

  昨天下午一点半,闲步一个名叫水街的景点。这是一截河道,打造一种水文化主题风景。虽说头一回身在景里,倒也不算陌生:一是这条河距离当年的高中不远,时常经过这里;二是数位友人数次以此处风景刷新朋友圈;三是咋也比十里秦淮差了些。风景一回事,赏风景的人一回事:守着自己心底的风景,哪里也不是天堂而胜似天堂。故乡的河,故乡的水,故乡的人,故乡的情,我悠然地听着木栈传出的足音,还有那缕不绝于耳的潺潺水声。人在故乡走,当食故乡味,就近走进一家小店打尖,那种仿明清的建筑,那种傻大憨的桌椅,只差那种粗厚重的瓷碗,咱真该挽起裤腿,蹲着长板凳,有声有色、有滋有味、有说有笑地吃面。

  不是头一回乘坐这城的地铁,买了一张两块钱的车票,前往西边的方向。那是一座不高的楼宇,只是篇长了些。店员遥指,“往东走不远,楼前有一个机器人,从那里上四楼,就到了”。电梯不大,显得很挤,直上四楼,很快抵达。有句老话,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差了两分钟,几乎前后脚,赶着了一个合适时间。这里还是那种综合大楼,啥也有。据说再过两个月,有一拨人搬迁这里,那时候又该热闹一些。别看满耳的家乡话,那也得分人分事分情况。假如一个极不合适的场合,一嗓子极不悦耳的声音响起,再美再好的气氛虽不被打碎至少被干扰,心里不免小堵一二。闲坐不大工夫,沿着原路返回,还是那条地铁线路,也不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