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聚焦  

2015-09-22 19:43:32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9月22日 19:43:32

  六点三十三,我特意看了一眼时间:“小千,你不跑步吗?”一路踢踢踏踏,一阵哗哗啦啦。千姑娘说:“我早跑回来了”。昨天,千姑娘强调,自己太肥了,只要一跑几步,小脸的肉一抖搂一抖搂。要说真不胖,小丫头良心很好,有肉全长脸蛋了。一个附带效应,千姑娘顺便买早饭,我和千妈妈此生头一回享受这般待遇。且不管吃的是啥,闺女有了这份心。我问:“你买啥早饭了?”千姑娘说:“买一个茶叶蛋,三个里脊肉饼,我已经吃了肉饼”。不用自己买,也得自己吃,我和千妈妈起了床,安心享用肉饼。长大,真的一转眼。剥着蛋壳,我问:“你想吃虎皮鸡蛋吗?”千姑娘说:“啥是虎皮鸡蛋?”千妈妈说:“就是炸鸡蛋”。

  我一把拽住小猫的尾巴尖,拖着小猫从沙发跌回地面。瞥我一眼,千妈妈嘟哝:“你咋这么不善良!”我说:“咋不善良了?我又没有使大劲收拾你的猫”。小猫,整天以为自个儿人似地躺着沙发的正中央。如果光躺着还则罢了,又抓又搔,布面沙发怎能经得起如此折腾?还有新洗的窗帘,小猫跳着抓着往高处攀爬。过不了几天,那简直不能称作窗帘,指定变作一个纱窗。还有那股气味,我的鼻子特别好使,由此引发的痛苦只能更大。我也算明白了猫狗为啥不和睦,或许狗闻不得猫屎味,因为狗有一个好鼻子。悠悠地,千妈妈说:“也许吧,我还得把这猫送走呢”。折腾,只是一个小头:麻烦咋说呢?老鼠叼锨把——大头还在后头。

  一看屋里的气氛,千妈妈感觉不对劲:“你俩咋啦?”我忙着炒菜,没有应声;千姑娘说:“我爸嫌我二”。说起养猫,我一时心软,舍不得千姑娘难过。可是这猫太粘人,围着人吱哇乱叫。某晚,我的脚耷拉床外,一阵动物啮咬吓了我一大跳,那是小猫使的坏。还有某晚,我一不留神,听得自己床间细琐的碎想,小猫不知啥时跳上床铺,又吓了我一大跳。更重要的,我说起一事,提议小猫不能养了。千姑娘不干了:“小猫就是我弟弟”,我说:“你二呀?我不跟犯二的人说话”,就这样子。千姑娘一脸委屈,我说:“你跟你妈从头讲原因,我为啥说你二了呢?”现今的孩子,太自私:凡事仅站自己立场,光想着自己的喜欢与乐意。

  这头洗涮锅灶,那头准备吃饭,小猫围着餐桌不停地喵喵叫着。心头一股火起,我说:“早晚呀,我被你的猫烦死了”,要说吃的猫粮,不是搁在盆里了吗,为啥还围着人的腿瞎转悠?要是一碰着千姑娘的脚边,那孩子又吱哇地叫着,也不晓得真喜欢还是不喜欢?坐着吃饭,我不吱声,千姑娘大声提醒:“离你爸远些,小心被你爸一脚踩死了”。这话啥意思?自己认小猫作弟弟,我难道自动当了小猫的爸爸?千妈妈喜欢这一套,每每母爱泛滥地抱着小猫。有时候,我忍不住地想着:自己混得还不如一只猫呢?心头的怒火呲呲地又往高里蹿了两尺。也是有意地,我左脚压住小猫,力道恰巧不使小猫脱逃:千姑娘闹开了,又为小猫。

  有一大份热菜,西红柿豆腐豆嘴乱炖,用了小半碗炸酱,味道挺好。千姑娘拌了一碗米饭,千妈妈拌了一碗米饭,我问:“拌的饭好吃吗?”擓出一大勺,千姑娘说:“好吃,你尝?”我婉拒:“我要保卫吃进肚子里的食物”。我不吃拌饭,包括那种什么盖浇饭。焖锅饭,炒米饭,不也那种样子,我似乎并不拒绝。老家每年吃几次米饭,饭菜合盛一碗,我不曾那般讲究。还是读大学的时候,南方的粳米不好吃,而且实行分餐制,一盆菜,一盆饭,估计打那养成这个毛病。现买了一份凉皮,口感不咋样,味道不咋样,千妈妈说:“这凉皮不筋道,应该加的东西不多”,我说:“卖豆腐的自制凉皮,我顺手买了一份,没想着咋这么不好吃”。

  挟了一个豆嘴,千妈妈说:“这不是转基因大豆”,我问:“为啥?”千妈妈说:“转基因大豆不发芽”,我说:“转基因是育种技术,又不是那种三倍体”。这话自然引向骡子,千姑娘说:“骡子是马和驴的孩子”,千妈妈深问:“骡子有区别吗?”我说:“当然有,马骡和驴骡”,千妈妈不明白:“这咋区分?”千姑娘嘴巴很快:“这随了骡子爸爸的姓(性?)”,千妈妈笑问:“真的吗?”我也弄不清楚:“差不多那样吧”。马骡,由公驴和母马交配所生的杂种。身体较驴骡大,耳朵较小,尾部的毛蓬松。驴骡,自可推而知之。千姑娘说反了,我也不便深解。千妈妈笑了:“奥数课呀,你也反应这么快,该多好呀”,的确,精力也要聚焦。

  下午拍录像,咱一句台词,倒也不是“队长,别开枪,是我”,因为咱没那么重要,只有一个正脸镜头,几秒钟。五楼东头会议室,老张居中把头而座,我坐了西北的顶角,脸冲着南边。这有一个好处,此处背光,势必可用镜头不多。各科知识好歹掌握一二,有些时候多少顶些作用,原本人肉背景,为啥还要抢戏?我一本正经地念那句话,老张自己没绷住,笑场了。多亏如今数码设备,否则咱又浪费一骨碌公家财产,胶卷也是钱哪。两点半开始,拍了一个半小时,披着一层薄汗,急忙地走了出去,省得又被抓了公差:咱不是当这种演员的料。据说这是拍摄一个电教片,还要大范围教学辅导。乖乖哩个咚!就咱这形象,还教学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