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民俗  

2015-09-12 22:55:23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9月12日 22:55:22

  下午四点一刻,双手拎着东西,我当先领路,走向车停的地方。只要出门逛街,我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带路。离车还有五六步,我扭头一看,千妈妈娘儿俩呢?拨着千妈妈的电话,通而未接:这人跟也能丢了?这路咋带的呢?两种观点在头脑里头掐开了架,口水还没有喷溅对方的脸庞,千妈妈钻进人堆,高举着自己的手机,我顺势挂断了电话。走到近前,我问:“你俩干嘛了?”千妈妈说:“买烤红薯去了”。路过那个小摊,千姑娘临时起了此意。我当时没让:“不要坐车里吃这个,渣子掉哪里都是,黏糊糊不好打扫”,千姑娘佝偻着腰,低垂着头,很快被我超越而过。坐在车里,千妈妈做着口形:“不买呀,你家孩子又得腻歪一路”。

  表面地看,这话有些道理。几分钟之前,商场南侧的门厅,摆满了一堆萌萌的小黄人,千妈妈凑跟前拍了好些照片,千姑娘头也不扭地走了过去。所为者何?楼外的空地,好些的玩乐设施,千姑娘馋得涎水长流,也不管是否晒人,也不管是否有人,站着挪不动脚。再几分钟之前,从一楼返回三楼,非玩那里的亲子活动场所。站在那里的门口,千姑娘自嘲:“我太大了,不能玩了”,又不是头回逛这里,千姑娘非得反复地如此“伤害”自己么?一看室内还有一组攀岩设施,千妈妈言道:“你非要进来,后悔了吧?”我后悔啥,那么一群小猴子似的儿童玩着耍着,千姑娘咋好意思挤进去?即使这样,千姑娘依然生气:嫌自己长大了?

  今天的主要任务,陪千姑娘参加小记者活动。七点整,我问:“该吃早饭了吧?”千妈妈说:“还有些早,你不是还要擦车吗?”我匆忙应声:“坏了,忘了,起得挺早,又迷瞪了,把擦车这事真忘了”。拎着一桶水,拿着几块布,我走向楼东的停车处。擦车也没啥一定之规,时间长了,擦得细些;时间少了,擦得快些。不用,不擦,要用,就擦。前几天,接连的秋雨,满车的泥点。好几坨的新鲜鸟粪,真不擦咋可以?其他地方还好说,再多的泥水,一抹即干净。车右后门的下侧,好几个黑漆漆的油点,必须来来回回地反复擦拭,显得相当顽固。七点半,我返回家里:“准备收拾,晚了没饭”,今早吃食堂,还要卡着饭点,赶紧地。

  八点半,驶入一家大型商场的停车场,千妈妈言称这里距离那个民俗博物馆不远了。沿街往北走,过了一个小路口,没走到;继续往前,第二个小路口,东北角就是。守着那幢仿古建筑门口,各自家长登记身份信息,作为这家公益馆舍的年度工作量。五个展区,两项活动,先听看,再动手。景泰蓝,非介绍那个“铜胎掐丝珐琅”的学名,为啥不讲“明代景泰年间在北京开始大量制造,珐琅彩釉多用蓝色,所以叫景泰蓝”这个重要信息?还有泥塑馆,还有年画馆,还有家具馆,还有服饰馆。孩子们随着讲解员,一路走着,一路听看。家长不必随伴,倒也落得片刻轻闲。这些活动,实无意义,民俗民俗,民情风俗,可知可不知的吧。

  以年画而论,仅说那一对灶公灶母、一对秦琼敬德,哪家年集不买呢?城里生活多年,那么喜庆的对联也懒得贴,灶神贴哪?门神贴哪?门神的由来,讲解员错了,提什么玄武门之变,提什么杀兄斩弟,提什么亡魂索命,虽然这是传说,也别瞎传瞎说。西游记讲泾河龙王,跟玄武门没半分联系。门神,词典这般解释,中国古代神话中把守门户的神。民间贴其像于门上以驱鬼。古时门神原为神荼、郁垒,画像丑怪凶恶。正月一日,左神荼,右郁垒,贴于门上。明清以后改为唐武将秦叔宝和尉迟敬德。相传唐太宗患病时闻门外有鬼魅呼号,秦叔宝与尉迟敬德请戎装伺于门外,一夜无事。后太宗命画工图二人形像于门上,相沿成俗。

  一个狭长的活动室,小记者围坐一圈,跟着学练泥塑技艺。或许橡皮泥,或许粘土,千姑娘昨晚选买了一盒橡皮泥。场子拉开了,不知学些啥,老师敲开一个脑洞:“今天咱们学着捏面条”。跑这远,学这个?看一个啥劲呀,千妈妈说:“楼上还有,咱俩逛吧?”那个服饰展区,指着那些古旧衣物,我说:“这我见过”,我姑婆她们穿这些斜襟夹袄。指着那些尖小布鞋,我说:“这我见过”,我姑婆她们穿这些三寸金莲。听了这两句,千妈妈问:“你真是你这个年龄吗?”难道我真的穿越时空而来?那我倒想呢。不紧不慢地,千姑娘捏好了自己的作品,一个精致的“小蛋糕”,还贴着“I Love You”,那个“Love”竟然用了心形图案。

  手里拿着那个作品,我生怕弄坏了。怕啥来啥吧,我打了一个小盹,那玩意儿脱手了,“蛋糕”还好,字符撒了。我手忙脚乱地赶紧拼凑,不就一个“I”,哪还三截短棒?原来,千姑娘使用大写字符“I”。可是,手写不用那一上一下的短划线,岂不多少省事了些?这时候,孔记者现场采访千姑娘,参加这项活动有啥收获。一听就是瞎编,这个多好玩,那个多有趣。除那些泥塑,千姑娘哪样不了解,包括那个木版年画,曾经亲手制作呢。走出馆舍,我说:“有些时候,要装得很懂,自己明白了这明白了那,啥也有意思;有时候,要装得不懂,自己好奇着这好奇着那,啥也很吸引”。孔记者想听的话,无非佐证该活动的启蒙开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