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义务  

2015-07-30 23:19:10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7月30日 23:18:39

  打横躺着,千姑娘占了至少俩人的地方。如果不是小腿支起来,千妈妈指定也不能躺着了。往后倾斜身体,我以泰山压顶的状态准备躺倒,我的后背碰挨千姑娘的左臂外侧,适时地刹住身形。这时候,千姑娘呜哇地叫嚷:“你干啥呀”,嘴裂得能塞进去一整个馒头。我说:“我要歇着了”,千姑娘气鼓鼓地坐起来:“哼,我让你躺”。说话间,我躺倒了;千姑娘也躺倒了,脑袋枕着我的肚子,还用力地挤着压着。这个坏东西呀!我说:“你轻点儿,别挤出些啥东西”。一提这些词汇,或者一想这些词汇的指代,千姑娘能把自己乐岔气了,咯咯地笑着。我说:“媳妇,快把这个货塞回你的肚子,拉出去”,话一出口,我也乐得险些岔气。

  说啥话,那得有底气。中饭吃面条,匆忙地赶至超市,剩下没几袋,一种小拇指宽窄的“窄”面条,一种大拇指宽窄的“宽”面条,薄厚一个尺寸。没得挑了,尽管千妈妈娘儿俩喜欢那种更窄更薄的面条,我拿了一袋面条,两块四?多了。多了多少?三四毛钱的面条,大约二两。再分称,似乎没必要,主要也是赶时间,我急忙付款走人。这天气,一动一身汗,做顿饭等于蒸桑拿。盛了两碗面条,千妈妈举着笊篱:“拿盆,你用不锈钢盆吃”。那不是一盆的事,那是满满的大半盆面条。别人干活埋头吃苦,我这面条埋头苦吃,竟然比人家娘儿俩吃完得早:“看,啥叫做吃面条”,很霸气的一种赶脚。千姑娘那么一压一挤,我受得了么?

  千姑娘这个小东西,这是有些烦我了。昨晚临睡,千姑娘问:“爸,你没拿我的书本回来?”十一点左右,我匆忙地进了家门:“没,你不明天还去吗?”千姑娘不干了:“我跟ZYQ说好了,明天上午人家过来还我的书”,我说:“我驮你到ZYQ家楼下,省得人家过来了”。千姑娘不当演员,真白瞎了天生的演技,说哭能哭,想笑就笑:“你骗人,说好了给我拿回来”。呆了办公室一整天,我虽然没说没训,孩子或许受不了那无形的约束。有句话咋说来着:不自由,勿宁死。千姑娘这个劲着噌地冒出来了:“明天我不去你办公室”。这边午觉了吧?千姑娘的书页哗哗地翻,我也就那一说:人家拿着书抱着枕,一个人躲那屋睡去了。

  没说千姑娘,那是没时间,那是顾不上。前几天,接连喝两次大酒,浪费时间不消说,还耽误一些事情。老李的那篇文章,打着修改的名,行的重写的实。昨天忙着往前赶了一大截,今天上午终于敲完最后一个句号。还有摘要,还有主题词,这些内容也不着急,整篇内容定稿之后再写也不迟。十一点稍过几分,老李匆匆地赶了过来,先说对我修改的观感:“你弄得真可以,七千多字,说写完就写完了”,我说:“不是喝酒耽搁那三四天,早该给您交活了,拖得时间久了,思路也对不上,我给您也写了几句简要汇报”。一时聊得兴起,老李接连说了两个题目,征询我的意见。真不敢轻易答应,这篇发表了再说,并且至少要再改两遍。

  下午四点五十,拨通父亲的电话,我还没吱声,那边先说话了,“西风”“碰”也没听清到底父亲打了“西风”,还是选择了“碰”。要说麻将多复杂,我不那么认为,再难的事也架不住一天琢磨八遍,此所谓“熟能生巧”者也。面对礼崩乐坏,提倡克己复礼,孔夫子似乎迂得很。如今的农村,已不似早先的模样。哪怕赶着农闲时节,母亲想打几把扑克过瘾,邻家的媳妇这样说:“我不敢到你家去,你家哀叔威得很”。你家哀叔,指我爷爷。整天沉着脸,不苟言笑,爷爷显得很威严。不知何时起,家里也有麻将牌了,那应我爷爷过世好久的事情。简单地聊了两句,那边“风”起“板”落,咱也别“碰”一鼻子灰,伤了自家人的“和”气。

  螺丝还没挤两圈呢,千妈妈心疼了:“就剩这两天,你非让孩子不高兴呀?”我说:“一个好习惯的养成,至少坚持三个星期,一天跟着我写八个字不舒服,那自己呆着写八百个字舒服,也就不用看着管着了”。剩两天,指后天的出行,明天下午前往机场,说的里外里两天。吃着中饭,千妈妈问:“你为这次旅行准备些啥?”千姑娘细数着:“我准备好了吃,我准备好了喝,我准备好了玩,我还准备好了……嗯”,吃喝玩乐——GO!在千妈妈而言,这是一次预谋很久的出行计划,歇几天年假,逛厦门几天。在我眼里,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至于厦门这座城市,我早前去过了——那还是大学时候的事情,记得大四那年三四月份。

  中年的烦恼,倒并非那些工作的忙累,以前不也那样忙着累着,以后还是那样忙着累着。一老一小,老的小了,小的老了。我推卧室门的瞬间,千姑娘安静地写作业,竟然被吓了一跳:装的痕迹太过明显了。瞅一眼作业本,我问:“你整个上午写了这几行?”千姑娘恼了:“你闭嘴!ZYQ十点走的呢”。那不还有将近两个小时?不问了,咱的嘴听话地闭着。老的呢,答应好好地不打麻将了,咋说打又打了?而且更加着魔。输赢那不算啥,自己身体要紧:经得起大输大赢的心理考验吗?说得多了,谁都不听。有时候,说的本身就是一项应尽的义务。然而,仅仅落实了提醒之责,真要谁栽了跟头或掉进沟里,不还是咋的另一项责任义务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