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路(北上)  

2015-07-11 14:38:58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7月11日 22:38:58

  太阳很好,笑眯眯地坐在远方的树梢。微凉的晨风齐刷刷地赶着路,推搡着我一路走着。换一个角度,我的步履太快,阻挡了一缕微风的前路。可是,我能有什么办法躲闪呢?既然走的同一条道路,既然走的同一个方向。五点三十六,这里天光大亮。距离起床的时间还早,我一个人随意地放飞着自己的心情。哗啦啦,哗啦啦,双脚交替地踩着那一路的碎石,这一首晨曲又多了一个声部,被轻微的风声牵着,扯着,跑着,笑着。一只勤快的麻雀,也起了一个大早,叽叽喳喳地清唱着今天的第一首歌,华丽丽的音符洒得哪里都是,有些躲进我的耳朵眼里说啥也不想出来。就这样,后背寒凉,前胸温和,怀揣着特殊的快乐,缓缓地走着。

  今天上午,有啥安排?这里弥漫着一种神秘信息,每每出现这种临机决定的情况:打乱仗,乱打仗,仗乱打。走近板房东头,老王问:“没啥事吧?”老闫说:“没啥事,今天九点谁想去五号院,可以坐车一起过去”。前天晚饭之后,同屋的小郭想前往五号院闲逛,我负责领路。这里没啥遮挡,一眼看得见两头,走起来不是想象的简单。这里的院落,长得一个样子,辨识度极低的结果就是多走好些冤枉路。这次住北边的这个一号村,那次住南边的那个四号村,同邻一条道路,同样坐东朝西。凭借东北与东南两角的水池,我找着那个四周被围栏独立出来的村落,空荡荡的没了去年此时的热闹,想了一句:夕阳染芳草,征尘濯戎衣。

  七点早饭,东屋打牌的人还没出来,西屋的人拿着碗准备排队吃饭。没人组织队伍,小熊喊了一嗓子,老王出来接替。如此一来,小熊蹦回右路的排头。通常地,我等排列两队即可。曾几何,小熊变作一个标志:小熊站哪路,另路先打饭。这是一个逗着玩的做法,平淡如水的日子因而多了几朵小浪花,一顿饭一朵,一天就三朵。果不然,小熊一站定,后头的人笑称:“这下坏了,我们站错队了”。奇,就是没想到,并非想不到。停在饭堂的门外,老王喊了:“右路,进”,小熊排头的这一路。这四五个人,也有我,笑呵呵地往里头走:“太意外了,小熊,不应该这样子”,小熊憨厚地笑着,右手呼啦着后脑勺,快步往饭堂里钻行。

  昨天下午,老李发了两幅照片,这里的那种沙葱,也是一头的花意浓,小花开得生机勃勃。没在底下评论,无意别人跟评发杯,我发了一条消息:“啥时候兴趣转了,由动物转为植物了?”此话自然出有因。此行之前一天,老李发了两幅照片,郑重地加注一行自评,“跟大家说明一下,此鸟蛋为百灵鸟蛋。被大风吹离鸟巢。大鸟已离巢多日,无鸟照看此蛋。我非常想人工孵化,谁有过类似的经验?教教我,孵出来让它让你为干爹或干妈”。当时特坏地想跟评,“你还是装回原来的地方吧”,或者别的什么更坏的话。今天早起九点多些,老李颇似认真地回复:“可能还会转。”这还不好说嘛,我说:“拭目以待中!俺看热闹不嫌事小。”

  昨天下午六点前,应该下班收拾东西的时候,千妈妈回复:“哦,周二,不着急了?”千大姨档案缺两份证明材料,还得赶回来办理。稍早的半小时,千大姨说:“亲们,我们明天下午回去!晚上随便做点吃的就行”当时,我想回应一句,“你这分明就是提醒老爹老娘多做的心思嘛”。转而一想,人家亲亲一家子,咱这个外人凑什么无趣,招人那种嘴里不说心里烦干啥。千姥爷转发一条微信,间隔了千大姨的发言的连续性,底下追加的那句,“我们周二返回”。千大姨解释:“周一办事,周二返回嘛。”千妈妈说:“我只看到周二了,以为你们周二回来”,我说:“老大,这么多年,咋考的试?太神奇了!你是把‘返回’理解错了”

  九点十几分钟,小贾值班:“您咋不跟着一起转?”那一大帮伙计,分乘好几辆车,前往西东的五号院;这边的院得不仅显得、而且真的空了。我说:“不想转了,去年在这里呆了四个月”,小贾说:“噢,那转没啥意思了”。前天傍晚六点五十五,找到了去年住的那个地方,三十平米大小的一块空地,我站定身形,小郭半蹲着:“给你照一张高大的照片”。在这个塞北野地,这么大的地方支起一个帐篷,为了遮挡那么多天的风雨,陪我经历那么多天的阴晴。留下这张照片,留得一份记忆,还有这份记忆包含的点点滴滴的故事。别看一间斗室,别看一块片瓦,有时改变的不仅是一段生活经历,甚或一个生命的不同轨迹,也说不定。

  去年呆的那些时日,或许留不下太多印象,然而返回的那几趟,一是返石述评的铩羽涸鳞;一是归家的火急火燎;三是半路的母病中变。有时候,人生就是这个样子,一阶段有一阶段的故事,既不能拿前一阶段否定后一阶段,也不能拿后一阶段否定前一阶段。年少时的清纯,留下了无尽的思念;年长时的忧郁,充满了太多的惦念:所有的这些碎碎念,不都是一颗心里住着相同的人,老了的是容颜,不老的是眷恋。如果没有那些纯粹的思念,这些忧郁的惦念少了现实的凭依;如果没有这些忧郁的惦念,那些纯粹的思念只是久远的记忆。特别第三次,经停定兴不足二十四小时,行留家里也就二十一小时,我匆踏探母路,已近一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