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蒜瓣  

2015-04-03 20:03:04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时间:2015年4月3日 20:03:09

  “你拿那几张纸了没?”我问,千姑娘微扬左手的文件袋:“拿着呢”。昨晚七点五十五,千姑娘问:“爸爸,你啥时回来呀?”我问:“让爸爸给你安装那个打印机?”被猜中了心思,千姑娘语焉不清地回应:“嗯,那我写作业了”。老师的事,天大的事,那几张照片看来今晚非打出来不可。安装一个驱动程序,分分钟的小事。问题在于,那个打印机搁哪里?其实不必费心思量,只能那个北小屋了。箱子封口划开了,千姑娘显出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,尽管装得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,抄写老师布置的一道作业。程序早已下载妥当,两种连接方式:有线和无线,我直接选了无线连接。找到千姑娘的一篇作文,我打了一份,速度比想象要快。

  “打几张照片?”我问:“老师跟你咋说的?”千姑娘没啥确定的数:“老师让随便打几张?”随便,最不可能随得了哪个便。语气有些不耐烦了,我再问:“到底几张?三张,还是五张?”我没有随便问这些,甚至憋着一股火气。千姑娘不管不顾地接着说:“那就五张吧。十张也行”。红口白牙,上嘴唇碰下嘴唇,啥也这般轻快?我还是没憋得住:“你打一百张,直接把这个墨盒打光算了。三张,就打三张”。猫被窝里的千妈妈听不下去了,蹬蹬蹬地过来了:“你一边歇着吧,让你干点儿啥事,你可着劲儿地训孩子”。一张一张地选好照片,千妈妈建一个新文件,一张两幅图片,一共打了三张纸;千姑娘美得不行了,彩打效果不错。

  早起再提昨晚的话题,千妈妈说:“你这个人哪,打骨子里抠门儿,整天装大方,那装得出来吗?”大方,哪里用得着装呀?李白讲话了,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”得了,俺一辈子不喝酒也保证不想。翻了那么多书册,李白有媳妇孩子吗?还那句老理儿,吃不穷,穿不穷,算计不到一世穷。再往深里说,那得辈辈穷。家有家规,门有门风,某些貌似很小的性格特质保不齐哪辈哪人得以显性表达。老话又说了,“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”。咱给后辈估计攒不出什么君子之泽,企求那个万世不绝,咋看也跟缘木求鱼挺像。不过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总比“不干不出错,少干少出错”强些。

  千妈妈接着讲道:“你一会儿说‘随便花,咱家就你一个闺女,养得起’,好像你钱多得花不完了;一会儿又说‘只能打三张,五张也不行’,打一张几分钱也舍不得让孩子花了。你这样子,孩子咋理解?”我没那么作,这字念一声,时下常用于“不作死就不会死”这句新谚语。我只想,千姑娘分得清内外,拎得清缓急。新买的打印机,根本地为了千姑娘使用方便。老师或学校偶尔打几张纸,哪能不让用呢?关键是老师不知进止。新当选班长,千姑娘拿回来一张课程表:“老师让多复印几份?”老师自己用,学校可以打;学生要想用,自己想办法:凭啥交给某一个孩子呢?要开了一个坏头,今天打几张,明天打几张,这得多烦?!

  “谁把鸡翅里头那瓣蒜吃了?替我报仇”,我半开玩笑地说道。左脚踏进餐厅,右脚还在厨房,我看见闺女挟起那瓣蒜,塞进自己嘴巴。不就一瓣蒜,能跟我有什么仇什么怨?午前赶回家,红烧鸡翅中,也费工夫的一道菜,炖的时间短不了。往锅里搁放一些香辛料,我提刀剖分那瓣蒜,一不留神地切了左手无名指。反映那叫一个快,右手“啪”地放好菜刀,迅速按压伤口,血水还没流出来,只要挤成了一条红红的细线。听得我的动静,千姑娘麻利地跑过来:“爸爸给纸”。我没松抬右手的指头:“太深了,纸不管用,赶紧找创可贴”。千姑娘手忙脚乱地翻出一条创可贴,眼明手快地撕包装,帮我包裹起来:闺女也有不磨蹭的时候!

  昨天下午五点半,老韩说了一句实话:“如今带学生,感觉脚踩一块西瓜皮,不晓得啥时候摔倒了”。如今比对技术先进了,辅之以浩如烟海的数据库,哪句话抄哪里了,一查便知;哪段话抄哪里了,一目了然。这要达到一定数值,谓之抄袭。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,这话有些耸人听闻,至少三人吃不了兜着走。念起小翟的文章,老周发牢骚:“眼看月底交稿了,这又拿过来一页提纲,到底啥意思嘛?”我说:“去年小史吧,平常待我不错,比较讲究,我伸手帮了一把,也算哥们儿感情。这个小翟,如今用着了,凑过来了,我哪有时间?”又指摘张头,老周说:“那人整天不教学生,整天不研究学问,忙活啥?”我实言:“不知道”。

  此前,聊了几句现状,我说:“不玩了我,远离江湖,埋头苦干,我啥也懒得理了”。这阵子,我明显在不状态,指那些俗务想缠我而不得。一桩桩,一件件,手头的事情稳步往前推进。假以时日,或许几月,或许数载,必有小成。说起张头,老周说:“自己啥也弄不了,哪怕一本书,我不帮着张罗,指不定啥样子”。那天,老周指教我找准一个点位,往深里挖。并非什么狂妄自大,并非什么不听人劝,仅就理论研究而言,我当作一辈子的追求,不是一阵子的饭碗。这,恰是一个根本区别。与老周聊不出啥名堂,那头又张罗打扑克了。我不参加那些活动,宁愿别人误解我不合群什么的。既然选择了远方,目光必须牢牢地盯住地平线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