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窗口   

2015-03-28 22:53:53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3月28日 22:53:53

  “你自私……自以为是……”还有“自我感觉良好”,这些与“自”起头的固定用语,我只想一股脑地砸千姑娘满头包:简直快要气疯了。还是那个运动会花束队的事,千妈妈好心好意地提醒:“你穿咱家的长筒袜,再套学校的长筒袜,这样一来不冷了,二来学校要没提供更衣室,你省得当众换衣服”,千姑娘听不进去,自顾自地说这讲那。这些事情,我不怎么插手,话也不愿涉及半句。千妈妈生气了:“你俩吃食堂,我不吃了”,返回卧室,躺倒在床。媳妇饿着肚子,我怎么可能吃得下去:“那我也不吃了,到办公室去了”,千妈妈说:“千千你拿着卡,自己吃食堂吧”。话这么一说,千姑娘当真拿起我那张卡,准备吃饭去了。

  千姑娘傻了,想不到我发这么大的火。咱家养的是闺女,当爹的我用不着赤膊上阵地亲临一线,或者指东指西地说这说那。这几天,千妈妈说啥合理化建议,千姑娘一哭二闹,大嘴能扯腮帮子后头,我也半开玩笑地说:“你别那样哭了;我要哪天死了,你这样哭,别人夸你孝女呢”,千妈妈瞥我一眼,嫌我说话不着调。我怒火中烧:“你妈躺床上不吃饭,我到办公室不吃饭,我们两个饿着,你一个人吃顿饱饭,你好意思吗?”千姑娘定定地看着我,被吓傻了。压低声音地吼了一气,我说:“还不赶紧叫你妈起来吃饭”,千姑娘蹬蹬地跑过去,哭了出来:“妈,起来吃饭吧”。没几分钟了,千妈妈说:“你也别吃食堂了,啃几口面包吧”。

  心里很少搁别人,千姑娘造成这样一种感觉,不光是我,还有千妈妈。人在气头,我问:“你想想,早起好好的,为啥弄成这个样子?”千姑娘傻呆呆地说:“我不听话”,我说:“听不听话,倒也不算啥,自己有主意也挺好。昨天还跟你说了,这个世上,没谁比我俩更关注你,更能站在你的立场替你着想。不管遇着啥事情,你替我们俩想过没有?你站在我们俩的立场替我们俩想过没有?”非要制造那个“逆反期”名词,孩子哪天不是“逆反期”?孩子大了,我并不主张强加自己的思想,然而孩子自己又没思想,咋办?那天,我问:“你一半听老师的话,一半自己拿主意,我们俩的话呢?”千姑娘又说:“我那一半匀给你们俩一半?”

  到头来,我自己吃食堂去了。七点四十多,我嗖嗖地蹬着车子,急匆匆地赶往饭堂。拿了两碟小菜、一个馒头,花了九毛钱,我又盛了一碗小米粥,免费地管饱喝。吃了五六分钟,我拔腿又往外赶。今天吃了一个外来和尚,平日隔着电视屏幕看得见的某名人,要求七点五十集合。坐在东南角,我基本看不清楚大和尚的脸,中等身材,一副眼镜。还有,听课带着耳朵即可,不必理会和尚的“容笑貌”。讲了一个什么应对工作,这是接合部的一项差事,看起来风光无限,私底下辛酸满腹。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,纵向一竿子插得到底,横向一针尖扎不出印,无论发布什么消息,大和尚求爷爷告奶奶,不可能满嘴跑舌头,并非想啥说啥。

  下午三点半,又一个例会,每月一次的那种。还老样子,四位部门领导各讲几分钟,三月份如何如何,四月份怎样怎样,没哪些与咱更多关联,听也就是了,没有什么传达任务。这次略有不同,张头简介许大副头的讲话精神,重整行装再出发。几个大点,各套若干小点,我记不了多少,没啥太多理论创新成分,更多操作层面东西。比如,年初设立一个什么账号,某苍蝇被拍,吐了一个消息,每年五个节,每节X万元,一送就十年。好家伙,小苍蝇硬生生地喂出一只大老虎。咋整?老许讲了,那一个特殊时期,谁也不能独善其身,只要把钱交出来,把情况跟组织讲清楚,可以既往不咎。这是法吗?不是办法的办法,给人一条活路。

  要说有啥收获,李头讲了一项工作,“依法合规一步一动地搞好三期经适房建设”。心里一凉,且等着吧;心里一喜,先攒钱吧,我说不准哪种情绪更多些。干不好或一时干不好,这事不必多说啥;每月拿这个说事,免不了又虐心了。不盖这房子,咱也不住大街;盖了这房子,咱的生活又改善多少?张头说了,没跟组织交待清楚的人和事,抓住这个窗口期,再往后拖,风向也变不了,到时候那就不是违纪,而是违法了。张头还说了,不能让一个人掉队,对同志们政治关心是最大关心。前几天,步往拔河现场,老唐问:“你那房子如今涨多少钱?”这敏感时期?这大庭广众?我扎嘴口风:“那是商品房,反正咱自己住,涨也没用”。

  为啥这样说?老唐没安什么好心。起初,有人不见老唐报名,着实替其惋惜。老唐推托:“这房的位置不行,我不想买”,那人又说:“你报了,我先要;等下次再盖了,我报名给你要一套”。怎么可能拿位置说事?这幢楼临街,楼下就是地铁站,往外是闹市,往里是大院,没啥不好。个人财产信息,这边报了好几次。仅那个住房情况,先发一份表格没填完,又换了另外一个制式,更细更严。老唐胆怯了,主动跟组织交待实情,自家媳妇本市购买一套经适房。这下妥帖了,老唐必须向组织交待清楚。几天前,这里组织竞岗,老唐得票不理想。老李帮着说话:“你看,去年评审没弄成,今年清房被查了,应该照顾一下”,这是啥理由呀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