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帮忙  

2015-03-25 22:50:25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3月25日 22:50:25

  六点整,我摸黑起了。的确这是春天,没听得几声晨练的动静,小鸟叽叽喳喳地唤醒了春晓。昨晚买了一些东西,我掰了一小半蛋糕,又取了两块面包片,嗓子咽得慌,灌了几口凉水,对付着解决了这顿早饭。卡着时间,六点二十五出门,我步行而东,前往老张的家。今天,老张嫁闺女,我应邀帮忙。前天,老张交待,穿着一身工作服,六点半赶到就可以了。这是一句活话,我没细琢磨。依照常理解读,啥时候干活啥时候赶到,这就是六点半的意思。楼也好找,单元门口竖着一个彩色气球扎的拱门,聚着一堆几个人。提自己的上级,老周说:“你赶快干活去吧,剩俩喜字没贴了”。活虽不重,咱自己要抢着干,这是帮忙的根本要义。

  老张的家,或者老张岳父母的家,离这里不远。好家伙!七大姑八大姨,哪里也站着人,咱还得找地方歇自己一双脚,省得站哪里也妨碍别人。昨晚,千妈妈还讲:“你们这里的人哪,办事也不讲究,找人帮忙要提前说一声,几点几分到家里吃早饭,煮饺子,随带随下,来多少煮多少”,我当时还说:“咱自己填饱肚子,不给别人添麻烦”。别人家过事,咱一个帮忙的人绝对不能添乱。不过,老张备了早饭,一堆面包,其他帮忙的同事挤在厨房,边聊边吃。也算初次对得上号,老张闺女坐在门口补妆,穿着一袭洁白婚纱。老张的岳父,戴着一顶黑色礼帽,直直地站在沙发那边,一个标准老革命军人风范,默不作声地看着眼前的事。

  六点五十多,迎亲的队伍要过来。我们几个站在彩门外侧,等着新郎倌一行。清一水的黑色轿车,沿着楼东头的便道,徐徐地驶停楼前。司仪先一步下车,卡着时间点,招呼新郎第一只脚踩着地面,六点五十八分。接下来的标准程序,新郎叫门。如今的孩子,独生子女,没几个亲戚可供支使,这事还得别人帮忙。门里,小张喊:“红包太小啦”,新郎再递一个进去。过了不几回合,小张说:“想开门,给三个理由。先说第一个”,新郎说:“我要进门接我媳妇”。第二个理由,“她太可爱啦”;第三个理由,“我太喜欢她啦”。门,不知为何如此容易地被打开了。后来,小张解释,自己要一个红包进去,伴娘接过去装进了兜里,白玩了。

  六个彩花的炮筒子,迎新郎放了俩,送新娘再放四个。我手持一个,站在门外西侧路边,其他的几个人,包括手捧一掬彩花的俩人,整齐的排成两队,与气球拱门的两个立柱正对着。里边传来一阵脚步声,有人高喊:“出来了,准备好”。双双走至门口,快下台阶的一刻,有人起哄架秧子:“抱起来,抱起来”。新郎抱起新娘,走了十几步,到了车门边,又放了下来。这也太熟悉的缘故,新郎与新郎高中同学,认识十几年,处了五六年,人家老夫老妻的感觉。老张两口也跟了出来,站在拱门的东外侧,高举着臂膀,轻轻地左右摆动。张家嫂子又哭了,侧转身形,不愿闺女看见了。其他的人咋就那么高兴呢?或许,每个人高兴的方式不一样吧。

  家里的那一幕,大致也如此。新郎捧着一束花,站在新娘的对面,中间隔了三两步。献花开始了,新郎手递鲜花,单膝着地:“亲爱的,嫁给我吧”,新娘干脆地答应:“哎”,一嘴的东北苞米碴子味儿,这孩子没在东西呆过呀,我纳了闷了。不过,那个答应太有喜感了,众人哄地笑了。这不算,或是镜头没拍好,主持说话了:“刚才声音太小,咱们重来一遍”。改口,也是一个重要时刻。先叫谁,这也是事儿了。新郎说:“先叫妈,女士优先”,其实先叫谁的意思暗示谁在家里说了算,挑明了效果更好,只是这话得说得漂亮。端起一杯茶,新郎先叫了“妈”,又叫了“爸”。不是有意安排情节,老张两口子先后没应这个话:重新再叫!

  十点整,我再次赶了过来,往酒店搬东西,酒水、饮料、瓜子花生糖。塞满了两辆车的空隙,我们几人硬挤了进去。好在不远,出大门往西百十米,酒店到了。东西码在大厅的入口北侧,我临时客串一名库管,包括分发各样东西,每桌两瓶白酒、两盒饮料。糖果分盘,服务员帮着摆了一圈。我的任务单一化了,分派那些香烟,每桌两盒。不能太早了,省得被人无意塞进兜里;不能太晚了,客人等着抽烟也犯毛病。先不管是真是假,老张供的是中华烟,没多少富余量。一圈发下来,还剩八盒烟,小组长老王说:“你先收着,最后用不着了,再发给咱们几个干活的吧”。到得后来,我没乱发,毕竟老张自己抽烟,留几盒能抽好几天。

  还有一个小插曲。婚礼即将开始,主持人已经倒计时,站在那堆空箱子跟前,我突然发现一组礼花弹:“这咋回事?谁负责放?”声音很低,语气很急。老唐醒过神来:“这咋忘了呢?你们几个赶紧地,一人一个,快”。掂起一个,我猫腰低头往里冲,蹲在长台子的南侧。两两相对,逐次绽放,这样比较好看。我的对过没人,急忙招呼那头,谁也没法子,新郎新娘挪脚前进了。“嘭”,一个礼花打出彩纸,纷纷地洒落一地;“嘭”,又一个礼花打了出去。小两口走过我的面前,所有人的目光追了过去。又猫着腰,又低着头,我蹿了回去。剩下的事,咱也吃喜宴,只是不喝喜酒。如果可以不喝酒的场合,我尽量不喝为好:喝酒伤脑子。

  下午三点多,闲聊帮忙这个话题,我觉得:“给别人帮忙,要比给自己办事更细心,比如那些半瓶子白酒,我全都收了回来,折成多半瓶。咱不能随意决定扔了,哪怕收回去,老张不想要了,自己再扔”,老周感慨:“你这个实在,事情应该这么办”。农村出来的人,节俭是一个必然的性格特点。念及自己结婚那时,我说:“明天买衣服了,我先天晚上找同学借钱;明天买家具了,我先天下午找同学借钱,真的实在没钱。啥也准备好了,没啥花钱的地方了,我担心临时买啥东西,自己顾不过来,给老窦手里留了一千块钱。这钱没地方花,老窦当晚拿这钱请我们吃了一顿饭,还要答谢帮忙的人”,老周说:“老窦这事做得真不咋样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