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号码  

2015-12-04 22:21:18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12月4日 22:21:18

  十一点二十八,小李询问:“号码布你没别胸前?咋没谁看你啥时候跑结束”,我说:“你这话别瞎说,号码布我始终别胸前,你们人没看见,我哪知道”。上午十点十分,一个体能测试,主要两项内容,十乘五米折返跑和三千米跑。每人先领一个号码布,要求别在前胸。简单热身之后,集体带至东北角。南边,一道粉笔划的白线;北边,跑道塑胶的边沿,五米距离,从南往北,从北往北,一次折返,一个十米。二十六秒三零,好像这个成绩,算不得快,及时就好。紧接着,三千米跑,标准跑道七圈半,东北角的一条弧线,各自随意地站着,等着出发计时的那刻。自己瞎跑,这有何难?真要测试,难免紧张,生怕自己跑得稍微慢了。

  长跑,所有体育运动门类,咱唯一的心里有底的项目,不需要技巧度,不需要协调性,不需要爆发力。大学那四年,每年的元旦长跑比赛,人家取前一百名计成绩,咱也就一百零几的水平,全部加起来那可足有两千人哪。要说遗憾,不是咱先天优越,而是咱后天努力,每天一个八千七长跑,每周一个一万里强化。有这个老底子,三千米真不算啥。一抬脚,我跟着第一波次往前冲。第三个弯道,我想跟着老张一起跑,感觉那个势头咱勉强跑得上。一圈跑下来,老张的速度明显降了,我只好超越而过。先前的那个伙计,咱无力紧追。就这样,保持这个二锅头的水准,没谁超咱,咱没超谁,咬着前头的那几个人,也算跑进了前几名吧。

  “啥事到了你这儿,咋这么难呢?”听了我的叙述,千妈妈如是说。也没感觉啥难,说清楚也就是了。接着那个话尾,我说:“最后一个弯道,我超了那个赵啥啥的小孩”,小李惊道:“他的标准十三分多,你还在他的前面?”我说:“这有啥奇怪?长跑我最拿手”。想当年,出北门,钻卫岗,过梅花山,越中山陵,前往灵谷寺的一路静幽,不也被咱的脚步声惊碎?跑至终点,五十多分钟。老了老了真老了,啥也不拿,空着双手,三千米十四分钟,还被觉得快了。十一点钟,原定下午的两个科目,仰卧起坐和俯卧撑,也提早测试完毕。下午两点半,交了那块号码布,小李连说:“没啥事,你放心”,我笑应:“你没啥事,我找你事”。

  啥事,还有另外一件麻缠事。这个周一,二号楼的老左,声言我和他前往南京集训。知道这件事,知道不是我,不影响咱热心地介绍出行路线。昨天上午十一点二十七,小李电话询问事由,我照样一头雾水地不明就里。同层东副楼的小张,传达机关领导的批示,我和老左参加培训。若依咱个人意见,实无赴行的必要,这边还有事,那边刚回来。因应那时四人三方的情势,我最终表达听从招呼的意见。这不算啥事,转了一圈,张头不派我出行。任性,小孩子的毛病,张头这个五十岁的大半老头子罹患此疾,而且不轻,拧巴着呢:机关说东,老张非西;老张说西,机关非东。咱,仅仅一条池鱼。最好的办法,咱装作啥事也不晓得吧。

  一颗红心,两手准备。有些事情,准备稍多。假如参训,事项不少,我再问事态进展,小李两层意思,一是我还有事,二是我不愿去。赶紧地,我如此表态:“这话可不敢说,咱一个普通人员,谁的话必须听,你的话我也得听”。神仙打架,黎民遭殃。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只是矛盾日趋浅表化。这并非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为啥必须一逞私欲。假如这个结果,机关就是不呈件,干脆取消一个培训指标,老张有何因应之策?每年特定那个月那几天,老张倍觉我的地位重要、优势突出、作用关键,请我喝一顿大酒。过了也就过了,过了也就忘了。周而复始,烦死人了。这件事,假如我开口表意,老张估计应允,可咱真不想去。

  还是南京,小何编辑电话,催我那篇文章的修改情况。年初,文章传了过去,据说主编和编辑高度欣赏,非发不可的那个样子。后来,审稿专家百般挑剔,不懂装懂,这个那个地胡说一通。理论研究的一个现象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不必强求一致,雷同咋也不好。咱,仅一家之说。主编的意思,给那专家一个面子,稿子容后再发。搁了一段时日,我也渐忘此事。前几天,问了老赵一嘴;这几天,事情又多了些。这咋也好事一件,咱急忙地切入赶工状态,保证这个双休日修改完毕。同列一个大系统,忙的情况大差不离。何编辑理解地说:“你不用改太多,也不用太着急,谢谢你”,我感激地说:“应该我谢谢你,你这么帮我”。

  能帮人,说明自己还多少有些用处。十点半,北京卫姐应约电话。昨晚,千妈妈说起一人一事,我不由地联系起来分析。后楼有一个边同事,各种方式各种晒,唯恐别人看不见那些横溢旁流的幸福。突然某一天,镜头定格,没了下文,人也消隐无踪。别人闲话,边W的论文出事了,可能觉得自己没脸晃悠。事出有因,事态蹊跷,卫和边同学,小概率事件怎可如此高密度大频繁全巧合?又双叒叕出现啦?而且,负责此事的那个人又是卫边的同学。关系蛮复杂!我的一个猜测,卫边二人各自被那个同学从背后捅了一刀子。否则,哪有同学黑同学的道理?捧着那个即成结论,卫也不好辩诉。那件事本身不大,然则真可谓害人不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