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二〇一五(Ⅰ)  

2015-12-31 21:54:22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12月31日 21:53:43

  先说工作的事情吧。就连一首歌词也这样唱,“生活的烦恼,跟妈妈说说;工作的事情,和爸爸谈谈”,似乎工作只是男人关注或男人之间的事情。男,是一个会意字,从田,从力,表示用力(一说指耒)在田间耕作。女,是一个象形字。专家解释,甲骨文字形画得象一个敛手跪着的人。这算一个什么胡乱解读:敛手跪着,非得指定一个女人?假定苍颉造字,哪怕不晓得自己生父何人,至少懂得母亲辛劳。不扯这些闲话,今年的最后一天,无论出于一个什么目的,梳理自己的工作,算作给自己的一个交待,也好。总体而论,以稳为主,稳中有进。年初,也想创造一个新跃进。这事也忙,那事也忙,一年下来似乎没啥看得见的东西。

  前天上午八点五十,老彭说:“让我们这些注定成不了屠呦呦的人,给你们这些可能成为屠呦呦的人打分点评,真的说不过去”。话虽这样说,话还那样说:人家可以不说,人家说那是为了咱更好,必须这样理解。昨天下午,获悉另外一个信息,同楼道东南小屋的老张被质疑八个问题,又是老李那种什么掌控力的问题。行走这里几多年,咱不曾偶遇甚至听闻这些事。暴露出来啥症结?时代变以,时代人变了:老李们老张们停在早前的状态,不想不敢不愿更似不知往前迈步。昨天早起,老张大声说道:“给你提那么多意见,你心里别有啥意见”,我说:“我的意见大了去了,嫌你给我提的少”。咱说的也不是假话:人家可以不说。

  包括昨天下午,当着众人的面,老魏主动讲了几点共性问题,咱那底垫得也没啥。前天下午,老周也说,真得感谢人家那谁,给你张罗这一大帮的人。今年的一个态势,张副头全力推我。至少下半年这几个月,每月信息通报的一行被挨表扬的名单,少不了咱那三个字。还有其他的几个人,人家可以不用心,那晚加的班,别看效果不咋好,状态绝对值得赞:人家可以不做。张头撒开了大网,拿了名次,明年立功。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。在意的,不是咱有了一次立功的机会;重要的,咱有了一个可以表态的理由:这个立功指标,咱们先努力争取回来,咱保证不要就是了。还有,下次推演的时候,拿出一整套能够执行的文字脚本。

  一件事,可能本身也许不重要,可以具备一种标志性质。九月中旬,那大个子小伙当面表示,咱讲的那啥把他们干哭了。理论,能够讲出让人深思深信的道理,比这更高的一个层面,凝聚让人真信真用的感情。这么些年,花费最多心力的事情,一桩桩地开花,一件件地结果。这件事,虽说持续一个多月的时间,自己累计用力也就十几天。特别地,这三五天的全心投入,形成一个清醒可用的总体思路。放假的这几天,细细地化作一个个文字、一行行话语。从这个层面而言,这不是一件事,而是自己多年积累的一次总检验,有对形势的判断,有对标准的把握,有对理论的理解,有对人心的整合……还有一个星期,少了,但绝对够用。

  月中,回复赵同学的信息,我这样说:“研究理论,的确需要一种无名无利的思想。理论本身,也是一件值得追求的事情。而且,理论研究,不存在临时抱佛脚的说法。板凳坐得十年冷,文章不写一纸空。……我这个人,其实非常简单,只要有理论研究,只要让研究理论,其他啥也不在意。”年初,写了一篇文字,三年前的一些零碎思索颗粒,中了一个研讨会奖项,也算没有公开发表。认真地修改两次,赵同学回复,校刊主编很喜欢,责任编辑很喜欢,审稿专家略有不同看法。十月份,几经催促,几次修改,赵同学认真阅读,承认自家专家有问题。可是,时至今日,那篇稿子啥时候被用,也没一句准话,等着明年第一期再看。

  老彭的那句话,倒也不算纯粹自谦,首先亮明自己的低调无争。五月份,聊及一篇什么文字,老彭拿出自己的一份稿子,又是叮咛保密,又是提醒范围。有些话,多说;有些话,少说,不管咱吃这碗饭,不能砸了别人碗。投入地改了半个月,拿出来的文字略可一观。当着我的面,指这里,不错;指那里,很好,老彭感觉很意外。还说一个什么意思,随便丢给谁谁谁,不敢不发表。结果到底咋样?我没问,彭没说。前后抻了半年,北京老胡的那些文字,多也不算多,五六万字的事,白写不消说;整天催稿等于催命,特别那个什么鸟编辑,假如不是为了保守自己形象,非翻脸怒斥不可。今天说印,明天说印,今年眼看结束,还没。

  比一篇文字更恢宏,要数这几年的理论创新。据西头老张言说,什么平等论,什么负责制,什么这什么那,如今谁也说不明白。说句老实话,有些我早已弄明白,比如那个什么负责制,腾出一个月的时间,我保证写得出来,啃掉这块理论硬骨头。无论干什么事,控制了节奏,等于掌握了局势。前年的头三个月,独自地突击写出一本三十五万字的专著。下半年,代职;第二年,也就是去年,代职。什么叫作代职?在不是自己本职的一个岗位闲呆着,仅此。今年没有整块的干扰,不是没有小块的麻烦。准备甩天膀子大干快上,六月下旬前往内蒙,一来一回整十八天,经历了四季寒暑更迭,减煞了几多豪迈气度。节奏乱了,心情变了。

  顺时做事,逆时读书,无论逆顺,坚持思考。做事与读书,不是两种对抗的状态。要说顺,就是需要自己发挥自身作用,做一些或理论或业务的具体事项。比如,八月厦门归来,即刻转入一种化写为说的过程,否则何来“干哭了”的结果。另外的一伙小年青,同样也是那一白话,换作另外的结论,“您的理论功底真深”。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其实,前年这个时候,老邓坦言:他们通过各种途径说你好。我并不期待这好那好到底有啥好(处),咱吃这碗饭,必须支好差。非找今年的缺点,坐而论道,稍多了些;起而作之,欠缺了些。明年的打算,三月一个大活,一月一或二篇文字,这是保底的任务量。如有余力,上不封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