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突兀  

2015-12-03 22:54:53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12月3日 22:54:53

  突兀,一个生僻的词汇,千姑娘顺溜地说出来:“藏在一块突兀的石头后面……”我问:“突兀啥意思?”千姑娘说:“又高又大的意思”。我说:“突兀,应该还有突出、独立的那种感觉,没有其他石头,或者其他石头很小”。杜甫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结尾有云,“呜呼,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独坏受冻死亦足!”这里还有一层突然、冷不丁的意思。千姑娘强调:“那个石头肯定很大,藏得住我这么大的一个孩子呢。还有,那个时代的科技不发达……”我笑问:“那四大发明还古代的事情呢!”千姑娘扭脸走人:“跟你说话没意思”。追了过去,我说:“应该说,李四光的那个年代,全民的科技水平不高,群众科学素质不高……”

  对我,千姑娘的意见很大。昨晚饭前,我问:“我和你妈,你觉得我俩好吗?”千姑娘说:“不太好,主要是你不好”。事物的主要矛盾、矛盾的主要方面,千姑娘此语何意?我细问端详:“我哪不好呢?”这个问题其实不好回答,我相信这个小丫头弄不明白那个好与坏的辩证法。千姑娘很明白事儿:“你没做好的事情,你把自己的责任往外扯;我做好的事情,你把自己的作用往里塞,这样不好”,这两句定性的话语咋也重了些,咱成啥人了嘛。我再问:“那你举一个例子吧”,千姑娘快人快语:“这样的例子太多了,我不想跟你说”。一听自家闺女如此评语,千妈妈乐呵呵地说:“孩子说得对着呢”。这娘儿俩一伙,我算是一个外人。

  然而,我压根儿不是那种人。晚七点四十六,千姑娘发一张课练作业图片,“你心目中最好的老师是什么样子的?”千姑娘答:“我心目中的老师总是笑的甜甜的,上课不会死气沉沉的,该温柔的时候温柔,该严厉的时候严厉。说白了,就是李老师那样的老师。”千妈妈跟进:“这也是一个挺会拍马屁的人!”有些低估自己外甥女,千大姨说:“我以为千千学会拍老师马屁了呢!”千妈妈解释:“就是千千写的,她的新班主任姓李”。指出一个错别字,我建议:“空的那一行再写一句话,要问这个李老师是谁?就是我们的班主任李J李老师呀。否则,姓李的人太多”。写错了老师名,我认识到这一点:“姓名别写错呀,那就成一个负拍”。

  七点半,站在一间大屋子,等着一拨小年青。这几天,琢磨一个问题,同一件事,讲给不同的人,咱略有一些心得。然而,年龄跨度十岁,这个不好把握。要说多少还有底气,那是长期积淀之功。昨晚加班修改,忙至十点过半。人数偏多,声音加大。讲得好坏一回事,起码让人听得见。上挂下连,三五十年里头捡要紧的事,那也说不清楚几件,还得串出那条线。,史,事,时,世,势,这些绕口令一般的词汇,等于拉场子的那通锣声鼓点。一环一环地,我紧扣着那个事件脉络,宏观地铺陈那场波澜壮阔的历史云烟。九点五十,我准时地收住口子。每一个人的脸庞泛着一种叫作理想信念的光芒,此处的掌声很热烈地响了起来呢。

  下午两点零几分,我再次走进那屋,看一眼而已。有一个小伙子到得早了些,竖起大拇指,夸我那两个小时讲得真好呀,还说后来回了宿舍,他们讨论可热烈了。这学员还留下电话,想让我多推荐一些书,特别某领域。成就感,是一种很微妙的体验,并不取决咱做了多大的事,讲两个小时,那是咱的职责;讲得再好,那是咱的本分,能有那么强烈的反应,多少有些超乎意料之外。最初的想法,只要不被嘘,只要不被批,因为这帮伙计不好糊弄、不好伺弄、不好打发。晚七点半,某月情况通报的第一条存在问题就是,有些人现场控制力较差,导致一些成熟的内容被公开置疑。说的就是这个。鼓励,不得迷醉昏头,只可砥砺前行。

  大着嗓门说话,脑袋容易缺氧,免不了头犯晕,况且整整两个小时。临了,一个小年青跟着,问这问那,我还得尽心地回答,我还得尽力地解释。这还不算完,十点半参加一个笔试测验,五十分钟的卷子,三十分钟抄毕。起先,张头简要地动员,提醒这帮老江湖不要打小抄。那么一堆东西,别说咱没背过,即便背得滚瓜烂熟,那刻指定记不起来几个。一件事情,谁的心里也明白纯粹一个扯犊子,为啥还要扯扯不休?还是那个铁黑屋子理论,并非没谁愿意先声唤人,问题好像没人主动清醒?咱整天跟别人言称,千万不能考试作弊,咱又堂而皇之地抄着答案,不抄咱吃亏,考差那是咱的事,谁也这个心思。但愿,咱不要想太多了。

  下午三点零五分,楼道传来一阵子呼朋唤友的声响,集合啦。最近的几次,仅仅通知一个时间,比如今天下午三点一刻楼后车棚东侧集合。几步路的事,用不着这么早。到了方知,那是集合好的时间点。前天也这样子,只说三点集合,我提前十分钟往那边赶。转过楼头,看见已非那种星罗棋布的的散乱,心说坏了,脚下发力,跑了一个气喘吁吁,幸亏没有迟到。今天下午,一个什么考核,跟那些笔试同一系列。带至楼南头,一个场地一个专项,三个场地转下来,二十分钟过去了。要说有什么必要,真的没啥必要。原定明天下午三点,改至明天上午十点,还有一些测试,三公里,仰卧起坐,俯卧撑,折返跑,估计至少也四十五分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