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甘九  

2015-11-11 22:55:58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11月11日 22:55:33

  “千千,起来吃饭”,千妈妈大声叫着,六点四十几分。还没轮着,我且多迷瞪几分钟。跟其他事情相类,会者不难,难者不会。看着锅里的炒米饭,我感叹:“你不会这个!”千妈妈睨视着:“我炒米饭的时候,你还不知道干啥呢?”我真不记得。昨天下午四点多,千妈妈急匆匆地赶回家,我实在没时间做饭。等我六点赶进家门,满屋飘着一股浓郁的香味,千妈妈说:“饭就好,鸭汤面”。同学聚会捎回一盒两只桂香鸭,千妈妈切了半只,炖煮一锅鸭汤,煮了一些杂面,这顿鸭汤面可谓简约而不简单。大似小盆的一个碗,千妈妈盛了冒尖一碗的面,给我。吃面没压力,鸭汤真不错,味道也可以,那碗杂面我很快吃光。今晨又一碗。

  七点二十,我抢先赶出房门,这还担心自己稍微晚些。昨晚九点左右,我打算再回办公室,哪怕传了幻灯片,不至这么赶得慌。张副头一通撺掇,“去啥去呀”,那也好吧。进了屋子,烧了一壶水,等着水开的时候,我赶紧传了那份文件。七点四十,听着窗外的音乐声起,我拎着电脑赶紧出门,五分钟应该走得到,卡着那个提前十五分钟的要求。三楼东侧一小屋,有空调,不制冷,只好干冻着。这两天,气温骤降不少,一个猛子扎入冬天的那种感觉。三个小伙子,一字排开地坐着,我心怀着一丝的歉意,因为我理应更早地等着他们。啥话也别说,先接收文档。打开未曾彻底关闭的电脑,找出那个参考资料,我根本不想一边看一边讲。

  突然地,消停了。至少十天,每天忙得自己脑筋紧绷着一根弦,既有自己的事,也有别人的事。比如人在南京,还得提醒对座的老张,千万别忘了什么。比如昨天上午,二楼小张迅速答复某事,自己随即陷入紧张准备状态。昨晚九点左右,感觉很累,脑子兴奋,想睡还熬至凌晨时分,临睡还能不忘关顾千妈妈的网购大业进展情况。指着选中的小羽绒服,千妈妈惋惜地说:“这个没啦,两次没付成款,我急着再点,秒光,真的秒光”。牵头的公事,自己的私事,今天上午十点左右全部结束。所谓的私事,自己独力承担,不涉及其他人等,起码不必惦记那种锣齐鼓不齐的烂事。上午十点十分,安静地坐着,轻嗫一口淡茶,很惬意呢。

  昨夜睡得晚些,推敲那个证明材料的措辞,延至差几分十二点。昨天午后的那个证明,虽说盖着两个公章,机关小赵还嫌不够精准,非要开具什么登记表复印件。赶紧跟那边说明情况,弟弟答复很干脆,镇档案室真的着火了,神仙来了也没辙;高中的学籍登记表,早已没了影子,通常保留四年。我半开玩笑,假如哪天我出名了,老家一片留有念想的纸头也没有。弟弟说,你当基层这些人整天忙啥呢。再次反映这些最新情况,小赵的意思,有啥写啥,照实了说。往外走的时候,我说,真能折腾人。小赵笑应,你这才多大点儿事就烦了。这倒也是,凡事没砸自己头上,总有高个子顶着呢。为了那几句话的证明,我不也反复的琢磨着。

  今天上午十一点二十一,弟弟发来两幅证明材料的图片,一份镇政府,一份派出所。我仔细地查看内容文字,做了一些必要修改,十一点三十八分赶着发出。十一点五十六,十二点五十一,先后追加两处小修改意见,自己的疏忽大意所致。下午两点五十一,两份开具妥当的证明材料,弟弟再次发送图片,派出所那份简单了些,倒也能跟镇政府那份形成闭合证据链。只能这样了,事不过三,人家这公章为咱盖两次了。下午两点半,认真地细抠那些文件,感觉再折腾不出更好效果,我合并出来一个文档,发送打印出来。递给小李的时候,我特意叮咛:“再有啥事,记得赶紧告诉我”。这不是一桩小事,审干的政治严肃性绝对很强烈。

  言及十天半个月之后的某事,千妈妈提议:“要么搁先一个星期五,合起来弄一个大的?”我笑微微地说:“没有问题,你说了算”,微眯的眼神瞅着千姑娘。小丫头察觉出来一些信息量:“啥事呀?”千妈妈笑应:“没啥事,给你过生日”。这么大的丫头,哪能不记得自己的生日,自己朋友的生日也记得住一大堆:“我生日早过了,明年生日还早着呢”,的确两不沾边。千妈妈一记妙答:“给你过一个农历生日”,且别说生日不两过,这农得也太厉害了。千姑娘头脑清晰:“我农历生日好像一个甘九”,我脑子没反应过来,千妈妈笑了:“那不是甘,那字比甘少一横,念啥来着”,转而看着我。这下明白了,我说:“那字念廿,你不已经念了”。

  马虎,不是千姑娘的特点。可是,千姑娘学习分明表现出来一种马虎劲儿。其他的事情呢?不马虎。粉红色的一张纸,千姑娘剪出一个心型带底座的图案:“爸爸,你看这个咋样?”我真诚地说:“嗯,真不错”。动手能力,千姑娘的确比我强:咱那时候哪舍得这么浪费东西,也得有那么多东西任凭糟蹋呀。千姑娘解释:“我同桌这个星期天过生日,请我参加生日聚会呢”。此类外事活动,今年好几起,该不是越来越多吧?我问:“你不喜欢同桌,为啥还要参加聚会呢?”千姑娘说:“还好吧,人家邀请我了”,我笑道:“你不是喜欢同桌,你该不是惦记那顿饭了吧?我这个吃货”,千姑娘配合地转着舌头舔自己的嘴唇,一副很馋猫的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