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喜讯  

2015-01-19 13:10:57|  分类: 心情实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1月19日 13:10:57

  “你啥时候走?”小施不合时宜地多此一问。今天早餐,我坐在小施的斜对面。又是说这事,又是说那事,等了好几分钟,小施这才转向了我。悄悄地,我来了;悄悄地,我走了,这就是这趟返回的目的,也是我今年此行的做法。昨晚,小赵还说:“我得好好请你吃顿饭”,我说:“别请了,各级规定那么严,我也不好那个”。还有,两顿饭,提两次,小施说:“老李放假要回来值班,别整天可着咱们三个”。为了堵住侧漏的口风,我说:“HG有职务在身,也许还要忙这忙那,我也没顾得上联系”。要求别人,本着宽简;约束自己,必须细严。顺着小施的话头,我说:“最着急的应该是我吧”。这话的意思,我巴不得赶紧更快地离开这里。

  二十号左右返回,小陈这样说。今天二十号了,能否听得返回的消息?吃了早饭,我枯坐一隅,静待着哪怕任何一丝的声响,或许哪一次敲门带着那个喜讯。前后十一个月,没几个人因事找我。更多的日子里,每顿饭过后,房门在身后掩闭;每顿饭之前,房门在眼前打开,我独自守着自己的静谧。临别这一刻,说不上什么欢喜,说不上什么忧愁,该来的,来过了;该走的,走掉了。只是一次简单的经行,并无太多的意义。想当初,我无意蹚这池浊水,被迫地外派此地。半年后,代职竟然化作一道硬指标,眼下该多少人为此而挤破脑壳呢?如果非要整出什么离愁别绪,我愿将这里发生的所有打入记忆的行囊,陪着我尽快回到家里。

  第二次,我送过去修改的稿子:“你再顺一遍,如果没啥语句毛病,读着大致通顺,也就可以了”,小刘说:“打出来,我再让你看”。这个院子不大,些须的风吹草动也很快传将开来。昨晚八点多,我猫在屋里歇着,说不着苦,谈不上累,只是懒懒地不想动弹。敲门声响落,我拽开房门。拿着几项纸,小刘说:“我们准备了一份代职鉴定,你看能用吗?”接在手里,我再三表达谢意:“好,我抽空看看,明天上午给你送过去”。这是装入自己档案的一份材料,仔细用心实属应当。也不能推翻重来,我尽量地忠实原文。有些调子提了太高,比如什么“一面鲜亮的旗帜”,我改作“发挥了应有作用”。临出门,我说:“你改好就行了”。

  上午十一点二十,有人敲门进屋,一手拿着袋子,一手拿着单据:“这是您的工资,搁财务那边,愣给忘了。我给你打卡里,还是给您现金?”这是一个无须发问的命题,早该存入我的工资卡里。还在家里,我至少查了不下三遍,每每不见工资上卡。那边经适房评审资格,说不定哪天交纳那笔报名费,静等着哪怕每一分在外的钱。我说:“还是打卡吧,要是回家,又是乘汽车,又是坐火车,一路折腾也不安全”,那人说:“好吧,我这几天抽空给您打卡里”。隔了三个双休日,简直不能叫拖延症。留下那纸单据,那人转身走了。那纸左下角,特意打着一行提示语:感谢某某某、某某某和某某某的关心厚爱,为啥啥贡献力量云云。

  十二点十八,我问:“小千,你热好包子了?你妈妈回家了?”千姑娘说:“热好了,回来了”,我说:“乖闺女,你真棒,吃饭去吧”。大清早,千妈妈说:“我说好了,千千中午热包子”,我问:“能行吗?”千妈妈说:“跟烧热水一样,有啥不行?水,我接好了;箅子,我放好了;包子,我了出来搁冷藏室了,揿了开关,一热就行”,我说:“你让孩子定好时间”,千妈妈说:“定什么时间?到时候我就回来了”。看这样子,千妈妈一进家门,包子指定热好了。昨天上午,说到那娘儿俩长成包子,千姑娘鼓着腮帮子:“妈妈是大包子,我是小笼包”。那副嘟着嘴唇的小可爱模样,恰似冬日一道明丽的暖阳,照进了心窗,融化了心底的最深处。

  左前灯的左下方,刮花了一小块。千妈妈说:“要不咱们自己花钱喷漆,等你回来了再说?”昨天下午参加活动,千妈妈没留意路边的某块石制隔离墩,轻轻地蹭擦而过,没有凹陷,没有裂痕,只是表面车漆刮了。和保险公司联系了,和4S店联系了,自行修理,花多少报多少。接着那个话头,千妈妈说:“一年之内修两次,没有保费不打折,要多好几千呢。咱们喷漆也就几百块钱”,我说:“咋合适咋来,反正也就那么一回事,车这种东西”。言外之意,买车是一回事,养车是一回事,还得考虑这种修车的事。方向感不强,这倒没啥,多跑几步冤枉路;距离感不强,这很头大。右前的一小块,也是轻擦掉漆,早前有过这种事了。

  屋内油漆味甚大,熏得头有些疼。转到门口,转到窗前,我寻找着可能的嗅源。一个小伙子说:“每个房子刷了一遍,味道可能没散净”。再次端详每一寸墙面,该有的黑渍还在原来的地方,哪里刷过这间屋子?逆光侧瞅不太干净的地方,我怀疑这屋临时搁放什么油漆桶。可是,地面没有任何桶状的圆形痕迹。难道我的判断错了?再问其他人,得到的答复“楼下装修,油漆味传上来了”。这是公家的事,自己不也呆在这里?如果自家屋子,怎么可能使用这种劣质油漆?话可以反过来说,既然自家不可能使用这种油漆,为啥用在公家房屋呢?还好,我即将离开这里。此生如能再返此地,那将是怎样的一种缘分呢?我不报这种期待。

  天大的喜讯,竟不意而至。晚上六点十分,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饭后时刻,路经办公楼西头的道西,与小薛隔路交错而过。扭过头来,小薛说:“刚接到通知,您代职结束了,明天可以返回”。表达由衷的谢意,我提出唯一要求:“年底综合测评必须优秀,或者表述,或者证明,要有一个纸质的东西”。压抑不住兴奋的心,我差点儿蹦着跳着往回走了:幸福来得太突然!没啥需要收拾的东西,三套衣服,穿一身,捎两身,还有一些小零碎。晚上八点半,猫在办公室,等着小刘修改那篇代职报告,把第三人称的代职鉴定改作第一人称。懒得再写什么了,辛苦一年的结果,最重要的是那个年度考核等级必须优秀。我又特地叮嘱小薛一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