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满分  

2015-01-15 16:43:41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5年1月15日 16:43:41

  天阴得厉害,看不着什么亮光,快七点的时候。里头一层薄薄的水雾,外头一层薄薄的冰昌,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,厮守了整整的一宿。这幅唯美的画面,想必能够留得更久,在这个大阴的日子里。窗户的外面,不知几时沾附一小坨鸟的杰作。直开的窗扇,偌大的玻璃,鸟儿无处落脚,该是怎样完成那项艰困的任务?这一刻,看见了;下一刻,忘记了,实在没有太当回事。昨晚,喷了一层清水,以期软化那些坚硬,今天再做收拾。不成想,昨夜一场大寒彻,留得今晨看冰花。定好的时间,走停了最后一秒,电磁炉自动关火。轻敲西卧室的房门,我呼唤:“美女们,起床了”,那声音仿佛从辽远的天际线悠然飘来。谁也没动弹,我贴紧千妈妈的腮边:“大美女,你先起来吧;咦,小美女呢?”钻进被窝深处,千姑娘藏呢。

  拿起那件裙子,千妈妈丢在小丫头身上。声音从被窝传出来,千姑娘嚷着:“你压住我了,我咋起来呀?”站在床的侧边,我问:“你的被窝没有人类尾气?你还没闻够?”那条裙子,前晚吃饭之前,小丫头非穿不可,不穿还闹。仓促的饭局,没能提前准备妥帖,裙子配打底裤,千姑娘想穿一条蓝色牛仔裤,营造一种不沦不类的范式。昨天早起,可以不穿校服了,千姑娘如愿地穿着那条裙子。显摆着了吗?午饭前,我问:“你脱外面的羽绒服没?”千姑娘说:“没。不对,脱了一小下”,我还怕没机会问这话:“那老师没夸你衣服漂亮?”千姑娘说:“老师才不说这些小事呢”。同学更没人说了,哪怕心里再喜欢。这是千姑娘要的结果?我说:“那你不就白臭美了,谁也不夸你的裙子”,千姑娘想得开:“我自己喜欢就行”。

  掀开锅盖,我捡出那几个干粮,一个包子和两个烧饼。坐了下来,我说:“小孩,我们吃藕了”。前天买了两节藕,昨天做了糯米藕,又泡了一宿。切了一盘薄片,点了几滴蜂蜜,味道如何?马上揭晓。还在卧室里,千姑娘快乐地说道:“那你们变丑吧”。这是一个小段子,吃什么丑?吃藕丑。挟起一片藕,千妈妈问:“能那么软吗?”我说:“压了两遍,怎么可能不软?”哪怕一锅排骨,那样也得骨肉分离,挟不起来。藕这种食材蛮有个性,软糯里头还有那么一丝丝脆硬。看着千妈妈咬了一口,我迫不及待地问:“怎样?好吃吗?”千妈妈点头首肯:“嗯,很好!”这种话语当不得真,为啥?千妈妈善良地不愿意否定我的劳动成果。哪种东西做得是否真正好,检验的标准是什么?并非实践本身,而是千妈妈能让我再做一次。

  新换的调味料,千妈妈网购了一种。取出一块五花肉,五百一十七克,切作一碗薄片。打开那个包装,一小包酱料,一小包粉料,一公斤的用量。各剩下小半包的料,先用酱料抓肉,再用粉料包肉。高压锅里加一小碗水,揿了肉类的键,静等即可。十一点半,我又再加一小会儿,起码省了重新加热的过程。千妈妈一进家门:馒头和豆包热好了,米粥也热好了,凉菜拌好,糯米藕码盘,再端出那碗粉蒸肉。尝了一口,千妈妈说:“没有那个调料好吃?”我说:“嗯,没入味”。还有一个原因,这块五花肉偏肥。一整条的肉,前次用了下半截,这次用了上半截,老大的一块瘦肉,淹没在那些肥肉深处。打量眼前的饭菜,千妈妈说:“你没给孩子炒一个菜?”我说:“土豆、胡萝卜还有,你说的叶菜?”千妈妈说:“晚上炒一个”。

  笑盈盈地,千姑娘说:“爸爸,我数学考了一百分”,我笑应:“好”。再不以分数为意,孩子考了满分,必须回报适当的情绪。我寻思着:学了数奥,数学没问题;学了英孚,英语没问题,难道非得逼着再报一个什么语文班?千姑娘接着说:“YXY又用了计算器,考了八十六,计算器还不如我的脑子呢!我第二面答一半了,YXY第一面还没答完”,我说:“我家闺女厉害呗”。全家只有千姑娘考了满分,千妈妈问:“老师没表扬你?”千姑娘说:“老师没走到我那边就”。老师哪怕不经意的一句话,孩子可能记得更清更准更长。弥补这个缺憾,千妈妈说:“你考满分,老师觉得应该;你要考砸了,老师肯定说你”。打不可怕,骂不可怕,被老师当作透明人,或者空气一般存在,孩子不得伤心透了。家校共育,各自努力吧。

  上午八点十分,电话终于被接听,我问:“最近咋这么忙?”那人说:“整天开会,呈阅夹子,这不偷跑回来,抬脚又准备走。你啥事?”我说:“这批代职啥时结束?”那人说:“二十号左右,到时候通知你们”。下午三点多,有人电话:“下周前三天,这边一个培训,可能有一些新精神,你最好能够参加”。临时这么一下,我的计划全然打乱。又过了半小时,再次联系商量,我说:“那套工装没在家里,如果参加的话,我先得跑一趟过去”,那人说:“主要有外请专家,你能听最好,我只是一个建议。实在参加不了,我收齐资料,你看也一样”。这个培训时间,卡着二十号,不曾考虑这些外派人员,我只能做如是想。那么执行原来计划,这个星期天下午出发,赶到代职那边待命。尔后办妥一应手续,这次代职正式结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