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出发  

2014-07-30 17:53:31|  分类: 家庭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:2014年7月30日 17:53:38

  十二点整,手里拎着一斤面条和半斤瘦肉,我回到家里。中饭吃焖面,哪怕此刻开始焖蒸,也不赶趟了,何况肉还没有切丝。还好,豆角掰好了,洗好了,否则简直没法子做好这顿饭。肉丝的粗细不打紧,炒不熟还有焖,两道程序卡着。翻炒豆角的时候,千妈妈回来了,我说:“回家晚了,刚开始做,你先歇着等着”,千妈妈问:“你干啥了?”我说:“跟老周聊了三四十分钟,出门已经十一点三十八”,这个点我记得。千妈妈问:“你们聊啥了?”我说:“就是我的个人发展怎么办”,千妈妈问:“你说清楚了没?人家听懂了吗?”点而不透,捅而不通,这并不多见。只是我无意拉帮结派,或者不愿勾心斗角,因而经常不往深细里头讲。

  这回不一样了。摊好了面条段,我捂好锅盖开始焖,少说也得二十分钟,中途只需观察别烧干了锅。坐在跟前,我说:“反正没了别的顾虑,自己不往前冲,谁也帮不了我”。工作的事情,是否该和家里人细说端详?我的做法,但说无妨。尽管也有不开心,哪怕就是小坎坷,说出来并不影响什么,千妈妈的理论就是,我这个人倒霉惯了,不差哪一次。就算藏着掖着,谁也不是瞎子,谁也不是傻子。比如,我这次专程赶回来参评,结果直接丧失资格。这要不说出一个子丑寅卯,怎么交待得了?为啥初一听闻消息,我即刻反馈内蒙那边,不也预填此坑。现如今,猫在那个坑里,假如不设法往外跳,别人或许以为咱觉得躺坑里挺舒服。

  为啥要跟老周说?这是一次战略结盟。老周对我,比我对老周要好些。这一个“好”字,不是谁的用心多与少,而是因为老周帮着了我,我却帮不了老周。细说老周这个人,内蕴一种古文人的风骨,但凡提到什么要紧的事,张嘴闭嘴就是一个“玩嘛”。指向退休之前的状态,我说:“真要不为了那个目标,谁也没必要累着自己”,老周的人生态度自然不是游戏生活。简要地挑明困境与出路,我说:“你玩得起,我玩不起。差了那么一点事,我必须走出来”,老周说:“把你往上推,你不往前,谁有啥办法?”指过往一件事。我说:“那次没必胜把握,真要蹚了那趟浑水,咱俩立马被人挤在墙角”,老周重重地点着头,认可我的说法。

  做学问,要做真学问、大学问、实学问。提到今后的路子,老周说:“大不了我兼那个所长,再支一个摊子”,我说:“整个那部门都是打酱油,你当那个所长干什么?学问就是垒山头,哪怕一个小土堆,我端一个马扎坐上面,那是我自己的地盘”,老周说:“做学问就得那样”。这一次,我也没藏着掖着,而是直抒胸臆,话尽可能地挑明了说。老周说:“你说我是一个文人,我整天装得自己不象文人,跟他们王八蛋一个样。你天生不是一个文人,非往文人这个堆里钻”,我说:“想让我陪着那帮人吃喝嫖赌抽,我用自己一辈证明,根本不可能”。至于下一步努力方向,我早已清醒地认识到,必须坚持自己的努力方向,尽量争取别人支持。

  走近楼梯口,我敲响房门,约请老张一同下楼。老周当年的设计,我与郭一较高下,结果指定郭正我副,这不是一个理想结果。换作老张上场,如今郭正张副。要说谁更适合,张比郭强,至少张不可能害人。这个副当得挺憋屈,张主动归顺,被迫招安,实现了人在曹营的政治迁徙。再怎么着,咱也不能拉扯别人长出什么“在汉”的心。第三回地,老张说:“简单吃点饭,上车饺子下车面,咱俩随便吃点饺子?”我说:“真的不行,我要回家给媳妇做饭”。昨晚也是这茬,我说:“不能陪你喝酒,我要陪媳妇逛街”。一路走着,闲聊着手头的文字差事,我说:“文化引领,指的是一种领导权的生成和运用,你要看毛主席的那篇文章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