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仨

千姑娘说:这里是我们仨的世界。

 
 
 
 
 
 

过渡

2017-6-25 22:19:04 阅读3 评论0 252017/06 June25

时间:2017年6月25日 22:18:45

  沉寂不短的时间,往常满满排列的日程,哪天也大都空转,领导嘛事也没有;群众那种自运转状态,跟没有领导差不多的感觉。五天前的零时零分,奉命转投另外一家门下,即刻进入一个过渡时期,现任这帮领导更加嘛事也没有。其他啥还是无感状态,头顶多了一道紧箍咒,非要戴着一个圆圈,弄得一院子的这大厨那小厨。特别地,这家也有事可干,那家也有事可干,唯独咱等无望地等待着命运的安排。上次的类似调整,咱等跟细胞分裂似的,一分为二,三增作六,位置占多了,队伍壮大了。事轮空,心烦躁,谁也难以保持什么淡定:瞎子也看得出来自己的饭碗即将不保,谁还有淡定得了?暗流涌动,最好不要误以为太平着。

  据说发生一档破事,说不得好,说不得坏。老李私自外出做了一件啥事,老张揪住不放,拿纪律压人,拿规矩说事。老李是一个什么主?至少不拿老张当一根葱,嘛事也轮不着老张

作者  | 2017-6-25 22:19:04 | 阅读(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大日子(下)

2017-6-24 22:28:39 阅读9 评论0 242017/06 June24

时间:2017年6月24日 22:28:45

  傍晚六点一刻,小赵头前领路,相跟着结伴走出了郑州东站。早前两天,小赵预先打了一声招呼,约咱闲走这一趟。一月之前,打了三四天的交道,小赵识得咱,咱没记住小赵,一种单向透明的熟悉。这种情况比较常见,那种咱一对多的事情,逐个儿地记住每一个人,既不现实,也不可能,多少也有些没有必要。一次两次地,咱仅仅一项普通业务。或许咱哪句话讲得稍微中听了些,小赵们对咱报以更多的关注。中间掺和一个共同的熟人,老杨同志。〇九年六九月间的一百天,咱临时投奔老杨手底下公干。当然,也是老杨高看咱一眼,哪怕一行文字不经咱过目,老杨也不浏览。结果怎样?咱每天休息时间骤减,啥时候也睡不踏实。

  若论个人仕途发展,老杨拱入一个不低的层阶。哪怕同样的职级,有些属于必定上升通道,有些打入闲职散官境况,老杨绝对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,绝对不可能止步于此。偏偏碰

作者  | 2017-6-24 22:28:39 | 阅读(9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大日子(中)

2017-6-24 22:27:39 阅读8 评论0 242017/06 June24

时间:2017年6月24日 

  一连串地表扬起来,提了这孩子,“你真棒!”说了那件事,“你真棒!”朱校长的表扬口气、欣赏态度、赏识教育,综合地展示出来。有的孩子提名三次,有的孩子提名一次,更多的孩子提名一次,三百多毕业生,每人点一遍名字,仅仅念花名册也一千两百多字。千姑娘也挨表扬了,估计科学老师提的名,并非经由班主任那里,夸的是探索研究什么的。若论千姑娘的理想,要当一名科学家,这个表扬也是一次正激励。同时也说明朱校长不了解学生的特点或特长。这茬毕业生,千姑娘发表最多的小作文,唯一的展示窗口,为啥不提这个茬?

  表扬也是一门艺术。不是谁夸了谁一句,谁非得必然认定谁夸得好。驴唇不对马嘴,这是一个广义的评语,不是单指说瞎话那种。比如,朱KS同学的管理能力很强。不哭不说话,说话必然哭,这是千姑娘转述的一种状态。再者,朱KS那个班长的非正常渠道产生,咱多少有些耿耿于怀

作者  | 2017-6-24 22:27:39 | 阅读(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大日子(上)

2017-6-24 22:26:13 阅读11 评论0 242017/06 June24

时间:2017年6月24日 22:25:45

  今天起了一个大早,因为有一件要事:千姑娘的毕业典礼。六点多,简单地对付了一顿早饭,主食吃的前晚烤的面包,咱拿起两小块蛋糕,准备递向嘴边,千妈妈却道:“给千千掰一半”,留一小块的意思。索性搁下全部那两块,咱也不能跟闺女抢食吃,况且这一人家的好日子。小米粥热了一遍,千妈妈问:“一人一碗,喝得完吗?”我说:“咱俩再每人半碗,可能差不多吧”,千妈妈说:“那算了吧,剩着你吃”。再者说了,今天吃饭最不重要。七点不到,收拾利索,千姑娘穿着那身毕业典礼服,一副小小博士的装扮。相跟着下了楼,绕公园斜穿而过,一路走,一路拍,满满都是回忆,哪里也有千姑娘的身影,从那么小到这么大。

  那套礼服主要包括两部分,一顶小方帽,左边垂着一个红丝绦;一身黑礼服,带着一个小翻领,还有几个红白相间的拆线形状的装饰条纹。昨天午后,千姑娘穿着进了家门,

作者  | 2017-6-24 22:26:13 | 阅读(1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棋子(下)

2017-6-23 18:11:53 阅读15 评论0 232017/06 June23

时间:2017年6月23日 18:11:45

  瞅着谱子,千姑娘吹着巴乌:“爸,你听得出来我吹的是啥吗?”能问,就是咱知道;否则,岂非等于折腾人?我说:“能,这不就是‘谁把你的长发盘起,谁给你做的嫁衣……’这我还听不出来呀?”趁着换气的当口,千姑娘“嗯”了一声。这首歌传唱的时候,咱已经念了大学。换另外一个思路,咱小学毕业的时候,也这么多弯弯绕吗?这还真的不是。男生女生不咋一起玩,不包括班干部之间的工作接触。记得最清晰的一件事,某女生借咱一本教参书,约等于“问我借半块橡皮”,却没有那种“你从前总是很小心”。为啥记住了?还是接触少。小学咱有啥记忆深刻的歌曲?真的没有。初中呢?那首《童年》挺火,千姑娘也会唱。

  每一个时代,自有每一个时代的声音。再经典的老歌,也是自己那个时代的痕迹。千姑娘喜欢那首歌,或是契合了毕业时节的某种心情,倒不是也有一个什么“同桌的你”。高

作者  | 2017-6-23 18:11:53 | 阅读(1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
日历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河北省 石家庄市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